10513421_598552780259089_7932286114871722015_n.jpg

 


一匹狼急速狂奔在樹林中穿越,身上的血顯現出牠逃亡的狼狽,隨著後頭獵人越來越近牠停了下來不打算再繼續你追我跑的遊戲打算正面攻擊。

一個人男人從一群男人身後走出來「真會跑啊,長老。」

 

那匹被成為長老的狼俐落的在人類面前化成人形「你們人類的武器和速度不容小覷呢。」

「那是因為我們身為獵人,我們今天來是要警告你兒子,讓牠離我兒子遠點。」

「狼族的孩子是有自尊心的,不是父母說的算。」

 

/

方容國利用自己優越的身材條件爬上了屋頂,在屋頂化成人形後再爬下去陽臺,用自己的指甲將門打開,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了。

 

「來了?」方容國沒有回應男孩,直接走到男孩的床上躺著。

「長老今天受傷了,是你爸的子彈」方容國拿出方才從長老身上取出來的子彈交給金力燦「我不知道你爸跟長老說了什麼,但是獵人傷害了牠我不會原諒。」

方容國迅速的掐住金力燦的脖子「容國……不要……求你」看著金力燦因缺氧泛出的淚光,他心頭一緊別過臉放開了金力燦。

 

「我們不要見面了。」留下這句話後方容國轉身離去。

金力燦不知道他父親知道了什麼又是為了什麼去找狼族的長老並且傷害他,身為獵人家族的他們,金力燦知道自己長期的與狼族來往簡直是家族的恥辱。

 

但沒辦法,即使是獵人也克制不了自己的心。

狼族是以群體生存的生物,不管是否直系血緣只要血液中有狼族的基因都會被視為一家人,方容國身為年輕狼族的領導者看見長老受傷自然會六親不認的想要替長老報仇。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會不惜一切跟金力燦翻臉。

 

「我有事要問你」他的父親盯著金力燦看卻沒說一句話「你對狼族的長老做了什麼?為什麼那麼做?」

反常的,他父親笑了「怎麼?牠的兒子來找你了?我在保護自己的孩子能有什麼錯,來場友誼賽讓他知道我們獵人現在的實力已經不再像以前如此軟弱了。」

「保護?他沒傷害我你憑什麼說保護?一打多叫友誼賽嗎?」

他父親站起身與金力燦平視「金力燦,你生在獵人家族就該做獵人應該做的。你現在對著我袒護狼族你算什麼?那匹狼的兒子現在沒傷害你難道你能保證牠以後也不會傷害你嗎?想清楚你是誰的兒子,你生在什麼家族。」

 

/

方容國幾乎是以光速回到部落裡的,他走到長老的房間察看他的狀況「怎麼樣了?」

「情況很不穩定,他現在正在用自行修復能力」

方容國臉色馬上變得嚴肅「他瘋了嗎?正在受傷不知道不可以用自行修復嗎?他是中彈不是擦傷,為什麼沒有阻止他!」

「試過了,長老不聽我們的勸告」

 

方容國衝進長老的房間拉掉正在傷口上方的手「我幫你。」

「容國」他沒有理會長老的呼喚,繼續做著該做的「方容國。」

「幹嘛?都受傷了你還想幹什麼?想害死自己也不是這樣子,狼族沒有長老你覺得可以繼續穩定嗎?」

 

他盡可能的撐起自己的身體「帶我去你母親那」

「你瘋了,瘋的太過徹底。」方容國很想此時此刻就像方才對待金力燦那樣轉身離開,但沒辦法,他想用盡所能把眼前這個身為狼族的長老也同時也是自己的父親救活。

他已經失去母親了,不想再失去另一個生命中最重要的他。

 

「把我救活是不可能的,彈藥裡有毒」

方容國將長老背起化成本體帶他去母親那裡「爸,你不能離開我」

 

已經好幾年了,方容國自從他母親離開之後似乎就再也沒說過父親或是爸,一直以來都是用長老來稱呼,很多時候長老會以為方容國再也不認他這個父親了。

方容國的群體命比狼族裡的所有同族要來的弱許多,又再加上他一直不喜歡待在部落喜歡自己一個出去晃,遇到了金力燦並且密切的跟他來往,方容國簡直可以把金力燦視為同族。理所當然的,長老也這麼認為方容國如此六親不認。

 

來到墓園,輕輕的將長老放下「所以你是想在她身邊死去嗎?」

「如果可以當然好,我對不起你母親太多太多了」

方容國盯著墓碑上的名字良久「你沒有對不起她,你對不起的是我是整個狼族,所以你還不能死。」

 

「如果你死了,我會把獵人碎屍萬段。」

長老把手放在方容國肩上「不要,不要去找獵人報仇。他們的任務就是保護人類殺害我們狼族,身為獵人那是他們的使命。還有不要為了我而停止你對那孩子的感情,我看得出來你喜歡他」

「多打一算什麼使命?憑什麼原諒獵人?我的事我會自己看著辦的不用太擔心,你給我活下去就夠了。」

之後他們再也沒對話過,方容國在一旁靜靜的治療長老也許在墓地的關係顯得治療的效果越明顯。漸漸地長老昏睡過去,一夜之間方容國成年了。

 

/

狼族成年的基準不是像人類一樣在法律規定的一定年齡之後就成年,而是需要做出對於狼族有意義的事情才得以成年,然而做的每件事情是否有貢獻也不是自己判斷的,要以很自然的方式來做最有意義的事,才能成年。
方容國身為長老的兒子是與他同年的同族最晚成年的。

 

一夜過去方容國帶著長老歸來「讓他多休息」只留下這句話便離去,擁有視覺味覺嗅覺都靈敏的狼族只需要用聞的就感覺的出來方容國成年了。

方容國跑到金力燦所在的位置,與先前同樣的方式進入到他的房間,意外的是整個獵人聚落一個人也沒有,但金力燦卻在自己房間睡覺。

 

「力燦」

原先已經很冷的房間,因方容國進來時開啟的落地窗將新的冷空氣帶進來又變得更冷了「你不是說我們別見面了嗎?」

「我成年了。」

 

如果真要談起方容國為何如此不喜歡待在部落的原因,第一就是長老第二就是金力燦,在他母親離去的時候是方容國最辛苦的一段時間,狼族裡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是不能怨恨自己的家人,一方面要接受母親死去所帶來的衝擊另一方面還不能怨恨讓這一切發生的兇手。

而金力燦陪伴方容國走過他最辛苦的一段時期。

 

「成年了?」金力燦聽到這消息簡直是跳起來的「為什麼?做了什麼嗎?」

「我救活了長老」

狼族當初在和獵人下定協議時其中一點就是只能殺害成年狼族,當然另一方面對於方容國這種尚未成年各方面卻贏過成年狼族的孩子是狼族的王牌,也就是說對於獵人來說是極度威脅的存在。

一旦成年方容國就不能再接近金力燦,同時也可能被殺害。

 

「那我們現在是真的不能見面你知道嗎?」

方容國看了金力燦很久「你父親在門外對吧?請他進來聊聊?」

 

即使覺得方容國徹底瘋了,金力燦還是走去將門打開,不意外的是門外是全部獵人聚落的長者不僅僅只有金力燦父親而已。

「猜錯了呢,方容國先生。」

看著他手中已經待命的槍「就這麼急著至我於死地嗎?」

「你在尚未成年時一直跟我兒子來往,遵守約定我不能殺你,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呢,你成年了並且還繼續接近我兒子依照約定我可以殺了你」

 

方容國走到他面前抓住槍口對著自己的心臟 「有種的話,對準我的心臟讓我死啊!」

「容國……不要亂、來……」金力燦的亂字都還沒落地接下去的是一聲槍聲,但卻沒有發生預料中的倒下或是留下血,方容國依然好好的維持抓住槍口的動作。

 

「要我告訴你嗎?我成年的原因是救活了我父親,然而你打進我父親肉體裡的子彈我已經反覆看了數次也反覆放在手心摸索了許久,我現在已經無所畏懼了」

聲線中的顫抖顯現出他的害怕與緊張「為什麼?明明研發出可將狼族整個毀滅的武器了」

「我的身體擁有僅接觸那武器一次就有防禦能力的體質,介紹完我的體質現在我要告訴你一個消息,你兒子我今天不是來道別的而是要帶走他。」

 

方容國隨手抓了幾件衣服放進行李箱裡,抓住金力燦繞過擋在面前的獵人直往大門前進,進到那房子數多次直到今天才首次經過那大門。

方容國化成本體,讓金力燦以騎著自己的姿勢坐在背上,以狂奔的速度帶他到他平時沒見金力燦時去的地方。

 

在往山區的途中方容國停下來一次,化成人形將行李裡頭的羽絨大衣拿出來給金力燦穿上「上頭很冷要乖乖穿著」

而金力燦的表情已經漸漸的從驚訝轉為習慣了。

 

/

在頂端正下著寒冬才會出現的暴風雪「他在反抗我帶著人類來到這裡了呢」方容國依然以本體化的方式坐在金力燦身邊。

「認識你這麼久,我是第一次看到你本體化」事實上,方容國沒有想到金力燦的第一句話會是有關本體化的內容,而不是為什麼要帶他離開。

「因為我怕會嚇到你,雖然是獵人家族但你畢竟沒見過世面」

金力燦因為還沒適應山頂的寒冬,不自覺的往方容國的懷裡挪去「那我現在可以問你嗎?為什麼要帶我離開?」

 

「因為我感覺的到你並不喜歡獵人的生活,每天訓練每天研發新武器,只為了讓自己更強大好打敗在大自然中最凶猛的野獸。」方容國看著懷裡就快睡著的人「不怪我吧?這樣子擅自帶你出來」

「謝你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會怪你」金力燦微微的抬頭看著方容國本體化的模樣「不過,我想回去了,真的好冷」

 

「回去哪?」

「你的部落,我想以後都跟你一起。」

《 狼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