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I7TrHYgDx6.jpg

 

2:未寄出的信 / 90

 

距離劉永才叫金力燦去收拾方容國租屋處的東西時已經過了好幾天,也代表金力燦把自己鎖在房間已經很多天了。

那天他似乎是找到了什麼,匆忙的從方容國租屋處離開後只打了一通電話讓劉永才把那些東西都運到鄉下老家的倉庫,之後便完全沒消息。劉永才不是沒有來找過金力燦,那時候他在金力燦家門口待了整個下午仍然沒等到人出來。

 

金力燦用棉被裹住自己,雙手抱住膝蓋讓下巴靠在上面,看著那張被揉爛以及因時間過久而泛黃的紙,正確來說那是一張考卷。

 

他永遠記得那年,高中二年級第一次段考後公佈成績的那天,金力燦對自己沒有太多的期許,他總是告訴自己即使成績再爛也不能考零分,但是那次的數學考試他終究是考了零分。

金力燦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刺眼的紅色字跡,他沒有等到下課鐘響,抓緊手中的考卷走了出去。

 

高中的時候,方容國當了金力燦三年的同桌,他看著金力燦走出教室後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安靜的將視線放回黑板上打算認真的聽課,一直以來他都知道金力燦需要的是什麼。

方容國有些焦躁的看著黑板上頭的時鐘,原本該認真聽老師檢討的他整節課下來根本沒聽進去多少,這次與先前幾次的情況太不一樣了,這是金力燦第一次考零分。眼看分針越來越接近整點的位置,方容國居然像個國中的小孩在心裡倒數下課鐘響,他還沒有等到老師說下課便先行衝出了教室。

 

方容國小心翼翼地讓自己的音量降到最小,他緩了緩自己的呼吸輕輕地推開天臺的門,陽光照射在金力燦身上讓他覺得自己好像來到了天堂,也許就是在那時候方容國才發現金力燦的重要性。

他走到金力燦身旁坐下「來幹嘛?我可不需要高材生的嘲笑。」

「我在你心目中就這麼惡劣?」

「嗯,非常惡劣。」他似乎看到了金力燦嘴角的弧度。

 

方容國拿起放在他腿上有些被揉爛的考卷,看了刺眼的紅色筆跡一眼後將考卷揉成團往天臺的角落丟去。金力燦有些驚訝的看著方容國這一系列的動作,把腰杆挺直的看著他「你在幹嘛?我的高材生。」

「考試零分沒什麼大不了,至少你的人生不是零分的。」

金力燦原本是不打算哭的,但是聽到方容國認同他做過的所有事情時,他感動的靠在方容國的肩上哭了很久。金力燦在很多年之後跟方容國承認,那天是他第一次發現方容國對他而言是多麼重要的。

 

隔了兩年他們畢業後一起來到這個城市,方容國憑著他的好成績找到了很好的工作,金力燦朝著他想做的事情繼續發展,原本都是很美好的,直到另一個金力燦永遠無法忘記的那天。

那天方容國異常的在快到家之前叫金力燦出來門口等他,方容國握緊手中用第一份薪資買到的戒指,回家的路上還順便買了一朵花,方容國自認是個不懂得浪漫的人也不會做出太過肉麻的事,不過金力燦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所以只要他做出很溫柔的事情金力燦就會覺得浪漫。

方容國站在家門對面的紅綠燈下,遠遠的就看見在對面的金力燦,他搓著雙手嘴裡碎念著為什麼方容國不快點回來他都快冷死了等等。方容國勾起嘴角露出完美的弧度,看著信號燈轉變他緩慢的朝向他這輩子最愛的那個人走過去,他用不大卻溫柔的聲音叫金力燦,卻無情的讓他目睹了最不該讓他看見的畫面。

方容國的葬禮是劉永才幫他處理好的,金力燦戴著上頭還殘留著方容國血液的戒指,隨著時間的長久血液漸漸的凝固在戒指上,自從方容國離開後,金力燦沒有將戒指拿下來過。

 

後來金力燦悄悄的搬離他與方容國的公寓,找到了較偏遠的地方居住,試圖沉浸在美景中,轉移注意力。

也許是成功了,也許只是將那段記憶存留在心裡的最深處,若是真的遺忘了那段時光,金力燦現在就不會如此痛苦了。

 

那天放學後方容國獨自回到了天臺,將被他揉成團的考卷撿回來,那晚他幾乎沒睡的在那張爛掉的考卷上塗改了很久,直到窗外的天色逐漸轉亮方容國才肯放下筆好好的欣賞那張考卷。他小心翼翼地將考卷折好,放在抽屜的最深處。

方容國打算在他們畢業以後將這些信件一一寄出,讓長大後的他們能夠看著這些信件回到最初的感動,可惜剩下最後的這封信他還沒來得及寄出。

 

金力燦擦乾眼淚將那張考卷拿起,輕輕地撫摸著他最熟悉的字跡,小聲的將上頭的文字用最像方容國的口吻唸出聲。

 

「力燦,我愛你。」

《 未寄出的信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