첫째와 셋째-2.png

 

8:突如其來的眼淚 / 南圭

 

假如對我來說,擁有像奇蹟般的瞬間,大概是第一次遇到你那時

 

金聖圭抱著一疊書走向宿舍,常跟在身邊的張東雨因為社團的練習被抓走,金聖圭只好認命的將好不容易在圖書館找到的參考資訊抱回宿舍。

書本高到金聖圭必須歪著頭才有辦法看到路,因為視野不佳有個冒失鬼將金聖圭手上的書全撞掉了。

 

「對不起,你沒事嗎?」

金聖圭聽到對方的道歉抬頭看了一眼,隨之低頭查看圖書館的重要資產「還好沒事。」小心翼翼的將書本重新撿起,拍拍書本上的灰塵。

對方看著金聖圭收拾書本的身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不如我幫你拿一些吧,我叫南優賢,大二」

 

金聖圭見有人自願幫自己搬書倒也沒拒絕,讓他跟著自己回宿舍了。

 

「看你拿的書似乎是學長,你叫什麼名字啊?」

「金聖圭。」他在一扇門前停下來,轉過身看向南優賢「書放著,你可以走了,以後走路小心點。」

南優賢看金聖圭一臉不耐煩的樣子給了一個微笑「下次再見,圭哥」

 

假如對我來說,擁有像地獄般想要忘卻的瞬間,大概是放你離開的時候

 

金聖圭最近常想起他與南優賢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甚至會想,如果當時沒有照他說的一樣再見那是不是他現在的人生會完全不一樣,會有個很相愛的女友,而不是臣服在南優賢的腳下當個有名無實的,戀人。

在金聖圭不知道已經是第幾次看見南優賢摟著其他女人在自己面前時,他冷靜地敲了身旁的門框提醒裡頭正火熱的兩人門沒有關好。

 

「我有話和你說。」金聖圭深呼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回到最冷淡的時候。

「你沒有看到我正在做正事嗎?」

金聖圭感覺得到男人的不耐煩,口氣也隨便了起來「你只有要讓我看你做這種事情的時候才會回來,我也不想去你上班的地方找你免得別人以為我們多恩愛似的,少一次應該不會要你的命吧,欲求不滿的南先生。」男人聽到金聖圭的話只好認命地推開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安分地和金聖圭去書房。

 

金聖圭將手撐在桌子上,不知又深呼吸了幾次才敢睜眼看向南優賢「我要離開。」

南優賢似乎是沒有想到金聖圭會這樣跟他說,激動地抓住金聖圭支撐身體的手,不可置信地看著他「離開我?你不是沒有我會瘋掉嗎?會覺得快要死了嗎?現在居然想離開我?」

「你早就不愛我了,不是嗎?」金聖圭用力的掙脫掉南優賢的手,沒有等他的下文就往門口走去。

 

金聖圭將自己鎖在房間裡,盯著房裡唯一的窗戶一晚後才拿起電話撥給張東雨,也許連他也驚訝對於那麼愛的南優賢他能冷靜地對他說出傷人的話。

但金聖圭心裡明白,只要南優賢出聲挽留他,他會毫不猶豫地放下行李,繼續待下去。

 

張東雨站在金聖圭的房門前,小聲地提醒不知是在放空還是在思考的他「聖圭哥,該走了」張東雨走到他身旁將他的行李提起,順便將身旁的人從地上拉起來。

當張東雨轉過身時,看到不知何時出現的南優賢正站在門口盯著金聖圭單薄的背影,但他仍然沒有停止將金聖圭拉起的動作,張東雨牽著金聖圭往門口走去,卻在金聖圭經過南優賢時他拉住了他的手。

 

「圭哥,留下來。」南優賢那聲軟軟的圭哥讓人有種回到最一開始的錯覺。

 

金聖圭沒有回答,但張東雨仍是了解他的,他將金聖圭的行李放在門口看了南優賢一眼便離開了。張東雨其實不懂,若南優賢對於金聖圭沒有感情,為什麼當年還要想盡辦法只為了將金聖圭留在身邊,他更不懂分明前一秒執意要走的人,終究還是因為那個人的一句話而妥協。

 

後來又過了好幾年,金聖圭已經完全失去了笑容,他開始找不到這個世界究竟有什麼事情是值得讓他感到開心或者幸福的。南優賢依舊找女人回家做那種事情,而金聖圭仍繼續看著殘忍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在他眼前上演,直到他的身體再也禁不起這般的折磨。

張東雨那天突然想起他很久沒有去看金聖圭了,便連個告知都沒有就前往了。

「聖圭哥。」張東雨連對方的家門都還沒進就緊張地抱著金聖圭往醫院跑,不管他一路上怎麼大叫,他懷中的那個人仍然沒有回應,張東雨大概也猜到了為什麼金聖圭如此痛苦卻又執意留下來。

 

他想把最後的生命留給他最愛的人。

 

張東雨靜靜的看著金聖圭冰冷的身體很久很久,他沒有叫南優賢過來,既然金聖圭將他生命最後的時間留給了那個傷害他同時也是他最愛的那個人,那最後與這個冰冷的身體相處的時間,也沒必要讓給他。

怨恨不能解決任何事情更不能讓那些傷害就此消失,所以張東雨並不恨南優賢,只能讓南優賢再次想起當初對於金聖圭的愛戀以及那份單純的情愫。

 

什麼都做不了,我全部的空間都充滿你,全是你的身影

 

金聖圭離開之後,張東雨有段時間都待在南優賢身邊照顧他的三餐以及身體健康,他只是希望金聖圭深愛的那個人在他離開之後仍然可以好好地照顧自己,就像他當初對金聖圭如此狠心一樣。在南優賢不知是第幾次將剛做好的飯菜推開時,張東雨很難得的生氣了。

 

「你如果那麼傷心那為什麼當初要這樣對聖圭哥。」張東雨生氣時的語氣不是憤怒,而是冷淡。

「我好像,還愛他。」

張東雨輕笑了一聲,一把掐住南優賢的脖子「喜歡就喜歡,愛就愛,為什麼會有好像。」

 

想著可能你會再次回到我身邊,有著可能你回來沒有我不行的錯覺

 

南優賢拿著花走到金聖圭的墓前,他看著墓碑上的照片很久,彷彿過了一世紀那麼久,他甚至有他和金聖圭好像一起走過了好幾年兩人都很健康的那種錯覺。溫熱的液體從他的臉頰滑落,後來才發現,原來他是哭了。

 

原來,以為那種感情不見了,它卻永遠都在。

《 突如其來的眼淚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