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KT5vqU8AAw47L.jpg

 

10:從別人那裡得到你的死訊 / 伉儷

 

朴珍榮其實對於運動沒有太大的興趣,基本的跑步或是球類運動都不擅長,更不用說是林在範最愛的舞蹈,他可是貨真價實的舞痴。

但奇怪的是,朴珍榮很喜歡看林在範跳舞的樣子。

 

也許是從小看到大的關係,林在範努力的樣子讓朴珍榮可以一整天坐在階梯上,只為了看林在範跳舞,只為了陪他練習。

林在範的成績不好,還每天逃課,雖然朴珍榮喜歡看他舞動身體的樣子,但為了維持兩個人的成績朴珍榮還是選擇乖巧的坐在教室裡。逃課的林在範也會算好時間在朴珍榮下課時打開手機和他聊天,林在範陽光樂觀自然在班上有很多朋友,但相反的,朴珍榮從小就和林在範打混根本沒什麼朋友。

也許是林在範那小小的補償心態,在朴珍榮的下課時間都會陪著他聊天。他也明白朴珍榮現在會這樣有一大半的是因為自己,要不是自己小時候總是拉著朴珍榮往外跑,導致他不擅長交際也沒幾個朋友,但每次想到這裡林在範總會暗自竊喜,這樣朴珍榮就屬於自己一人的了。

那時候似乎還有點早,林在範也沒疑惑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想。

 

後來高三了,林在範停止了跳舞開始和朴珍榮一起認真讀書。朴珍榮畢業前得到了可以出國留學的機會,那天他握緊手中老師交給他的通知書,愣愣的看著眼前的林在範,嘴巴動了動最後仍是什麼話都沒說。

林在範看著朴珍榮那傻樣無奈的笑了笑,拉著他朝著廣場走,他讓朴珍榮坐在旁邊熱完身之後開始了舞蹈。朴珍榮常聽別人說無伴奏的舞蹈會很好笑,不過當他眼神定在林在範身上之後,有沒有伴奏這事似乎也變得不重要了。

 

林在範把身上的衣服撩起來擦汗,也不管自己身上的汗味,走到朴珍榮身旁躺在他的大腿上「去吧。」

「啊?」朴珍榮被這突如其來的話弄得有點晃神。

「你就去啊,這麼好的機會是以你的能力得到的,為什麼要顧慮這麼多?還站在我家門前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珍榮啊,那是你自己的未來啊。」

 

朴珍榮又被林在範這段話搞得有些無奈「林在範,你真不知道我為什麼第一時間去找你嗎?」

「我知道。」朴珍榮低下頭不可思議地看著林在範,於是他又笑了「我說我知道啊。」

「不就是,你希望我告訴你答案,讓你有個方向有另一個選擇,珍榮啊,有些話不是現在該說的不過我想我在你離開的那天,我會說的。」

朴珍榮一巴掌打在林在範的肚子上「蛔蟲啊?嗯?我想什麼都知道?」

「離開之前再陪我練舞吧。」

 

後來朴珍榮還是聽林在範的話出國留學了,本來就沒什麼朋友的朴珍榮也不用提前好幾個小時看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原本朴珍榮還想著畢竟家裡最寶貝的兒子要出國了,應該會來個丟臉的全家總動員的,不過當天只有林在範一個人把朴珍榮送到了機場。

因為時間還早的關係,朴珍榮和林在範隨意逛了機場一圈後在候機室坐著等待,也許是要離別的關係吧,平常吵鬧的兩人瞬間變得安靜。

 

後來還是朴珍榮先開口了「別告訴我你想哭。」

「都男人的幹嘛這麼矯情,不過珍榮啊」林在範突然轉過頭看向朴珍榮「去那裡要小心,然後無論如何交個朋友吧,還有,」林在範親了朴珍榮的額頭「我會等你回來,所以到那個時候我們在交往吧。」

朴珍榮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廣播裡親切的女聲已提醒著乘客儘速前往登機處登機,朴珍榮被林在範推進了隊伍的尾端,林在範在外面看到朴珍榮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後才離開。

 

送走了朴珍榮,林在範更認真的繼續跳舞,他知道朴珍榮喜歡看自己跳舞所以更認真的從事自己的愛好,如果哪天幸運的話被徵選進了舞團到世界各地表演,希望朴珍榮能看到。

但林在範沒這麼幸運,他的努力舞團看不到,認為他不適合跳舞,他靠著當初朴珍榮跟他說的「在範哥要堅持下去,不管未來有沒有人欣賞都要堅持下去,因為還有我。」

林在範自己也不清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朴珍榮的,但讓林在範感到幸運的是,他和朴珍榮沒有小說那樣的刻苦,而是自然的等著一個人。

 

又過了幾年,朴珍榮回國的時候林在範沒有出現在機場,他回到家看見林在範的父母在自己家中才覺得有些奇怪。

「珍榮啊,我們覺得這件事情你需要第一時間知道。」朴珍榮看著林在範的父母沒有開口,他們是看朴珍榮長大的人,了解朴珍榮的個性。深呼吸了幾次將朴珍榮拉到對面的沙發上坐著「我們在範不在了。」

「不在這裡了?去哪了?沒關係我等他。」

看到朴珍榮是這樣的反應,原本坐在一旁安靜的林在範母親就急了「珍榮啊,不是這樣的,再怎麼等也等不到了。」

「他?我認識的那個林在範?那個喜歡跳舞寵著我的林在範?我從小認識的林在範?不是這樣的啊,不應該是這樣的。」林在範的父母低著頭沒有再說話,朴珍榮淡淡的說「我、我知道了。」跌跌撞撞的走回房裡。

 

明明離開時他還開心的笑著說會等自己回來的,朴珍榮知道林在範不會因為挫折而想不開,他是那麼的樂觀,但他無法接受那樣年紀輕輕的人就這麼離開他。

 

那時候林在範終於進了舞團,開心的和平常一起跳舞的朋友去喝酒,他沒有搭車也沒有讓人載回家,林在範提前離開慢慢的走回家,走在路上的時候他想了很多。

例如之後公演時可以邀請朴珍榮來看,當時和他在一起的那些苦日子還有朴珍榮出國的那天都還很清晰,林在範想著那些的時候一個剎車聲劃破了寧靜的夜晚,最後送醫不治。

 

朴珍榮把自己鎖在房裡幾個月後他詢問了林在範骨灰的所在地,起身前往,朴珍榮臉上已經沒有出國前的稚氣更沒有聽到林在範去世消息時來得憔悴。

 

似乎是接受了,更是釋懷了。

他會連同林在範的那份熱情也一併的活下去,雖然他不能為他跳舞但他能繼承林在範的精神,好好的,生活下去。

《 從別人那裡得到你的死訊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