첫째와 셋째-2.png

 

14:等待七日的夢境 / 南圭

 

那年張東雨經歷了即使身為一個旁觀者,仍然無法正視的事情,失去了最疼愛他的哥哥而他的愛人卻成了自己底下的重症患者。

距離那個車禍已經很多年了,但南優賢仍然沒有清醒的跡象。從小張東雨就待在金聖圭身邊,直到中學南優賢從外地轉學到他們的鎮上,張東雨在金聖圭身邊看著他們從相識,到爭吵,然後相愛。沒想到,就連離別也參與了其中。

張東雨明白在南優賢的意識中並不想清醒,但能做的只有查房以及在空閒時待在他身邊,那是唯一他能為死去的金聖圭做的事情。金聖圭從小身體虛弱,他與張東雨早已做好提早離開人世的心理準備,所以當他和南優賢在一起的時候,金聖圭交代張東雨無論如何都要保住南優賢的性命。

現在,只不過是在完成金聖圭早就交代好的遺言。

 

張東雨換上新的白袍,放在一旁的手機開著擴音等待另一方的接聽,關上衣櫃時,手機傳出一個慵懶的聲音「哥?」

「還在睡?難道你不應該現在給我滾過來嗎?」

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現在就過去」

 

實習醫生李浩沅,上班的第一天遇到的病人就是金聖圭和南優賢,那天晚上其他主治醫生搶救同一場車禍的其他患者,在張東雨忙著搶救金聖圭時,是李浩沅冷靜的判斷該給南優賢做怎麼樣的治療。張東雨送走金聖圭後才想起了南優賢,他事後診療確定若當時李浩沅沒有做出判斷,他現在失去的會是兩個人。

 

基於感謝,張東雨私底下找了李浩沅「你有什麼想要的嗎?」

「讓我到醫師的底下當實習醫生」

「這麼簡單?」

李浩沅勾起好看的笑容「就這麼簡單。」

 

「要去看優賢哥嗎?」

張東雨有些無語的笑了「這些話最好別讓主任聽到。」

 

醫院裡有明文規定醫師不能與患者太過親密以避免個人情緒影響工作,所以當親人朋友來醫院看診也必須避開該醫師,張東雨當時瞞住所有人他與南優賢的關係,藉著李浩沅是自己的實習醫生的名義讓南優賢成為自己的患者。

「我在學校的時候,有次幫助到東雨哥的老師,作為報答他告訴了我們當上醫師有個較人性的做法可以提供給患者家屬。」

張東雨想到他的老師就會不自覺的微笑「可以和患者說話,對吧?」

「起初我還不相信,但真的到哥底下工作後我見識到了這句話的根據,我也會跟優賢哥說話,他每次都會有反應。但我好奇的是,為什麼哥不試著跟他說話?」

他們停在南優賢的病房門前「這個問題,有機會我再回答你吧。」

 

在學校時,張東雨的老師告訴他這件事情前說過,張東雨是他教書這麼久以來,認為最有資格知道這件事的人。但身為最適合的人,張東雨沒有勇氣跟南優賢說話,他怕他會哭,怕這段期間以來建立起的堅強會瞬間瓦解,而再也救不回。

張東雨不是沒有考慮過,更不是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但身為南優賢主治醫師的他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南優賢的狀況。南優賢雖然沒有了想要醒過來的動力,卻還是配合張東雨繼續撐著,也許更好的說法是,南優賢將他的動力轉移到了七天一次的夢境。

 

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張東雨發現南優賢每隔七天會發生情緒異常不穩定的狀況,他開始調查甚至重新回到學校詢問老師各種他所做出來的假設。最後還是他最有把握的那個假設成為了事實,開始出現這種現象的時間無法確定,但固定七天就會做夢而隔天他的情緒會異常不穩定的這點,是張東雨能夠確定的。

張東雨特地出國找專門研究夢境的教授解答,是否有方法能夠知道患者的夢境內容以方便對症下藥。張東雨在那待了一年,學習同時研究這種技術,每天利用視訊的方式讓李浩沅回報南優賢的狀況。那期間南優賢一直維持著相同的狀態,有時還出現到固定的時間但情緒是穩定的狀況,以李浩沅的猜測也許是幸福的夢才沒有導致南優賢的情緒不穩定。

 

後來張東雨帶著他做出來的儀器回國,讓儀器有辦法以畫面的方式呈現。回國時正好遇上了南優賢做夢的時間,回醫院後熟練的將儀器接上和李浩沅到旁邊的小診療室觀看。

顯示出來的畫面比想像中的清晰,銀幕上出現的兩個人是張東雨此生最熟悉的人。

那時的南優賢還很青澀,兩個男生穿著相同的校服十指緊扣的手讓人可以輕易的分辨他們的關係,金聖圭臉上是南優賢最愛的笑容,他們停下了腳步,南優賢輕輕地讓金聖圭面向自己,小心翼翼的捧起金聖圭的臉與他親吻。

那天的夢境,到了這裡便結束了。

 

李浩沅有些沖擊的看向一旁的張東雨「原來優賢哥和那天一起被送進來對東雨哥來說很重要的人,是情侶嗎?」

「比起我,也許那個人對優賢來說更重要吧。」

 

張東雨發覺自己就像回顧已看過多次的小說那樣,回憶著南優賢與金聖圭的愛情,每天都在期待七天後南優賢做夢的時間。每到固定時間,張東雨都迅速的將儀器擺好開始觀看南優賢的夢境。

而他發現,夢境的時間是以年在改變的,似乎是選出他和金聖圭在一起後的每一年中,他最喜歡的場景。

張東雨認得出來那是在他們準備高考的時候,南優賢原本想跑出去打球抒發壓力,卻被金聖圭以過沒幾天就要模擬考的理由拖去了圖書館,無聊的趴在旁邊以我的圭哥真帥的臉看著金聖圭,有時還會在金聖圭臉上偷親幾下。

最後以金聖圭的臉紅結束了那天的夢境。

 

又一個七日過去,金聖圭成功的成為了服裝設計師而南優賢到知名的遊戲公司做遊戲發想人員,這次是在冬天的時候。

原本金聖圭和南優賢約好要一起回小鎮過年卻傳出競爭對手抄襲的消息,全公司的人被強制加班且不得與外界聯絡及進出,導致金聖圭誤會南優賢又因為遊戲的靈感忘我的在公司裡頭打拚,賭氣的自己回了小鎮。

當南優賢被放出來後,回到家才發現金聖圭留了一張紙條賭氣的走了,雖然覺得因為賭氣獨自回小鎮還特地留了紙條這件事有些蠢萌,但還是立即前往小鎮。

南優賢到達小鎮時已經是晚上了,原本只是想到他們小時候最喜歡去的湖邊繞繞卻發現金聖圭剛好也在那裡,他放輕自己的腳步從背後抱住金聖圭。也許是察覺到自己誤會南優賢的關係,沒有毒打他一頓反而安心的靠在他的懷裡。

然而,那天的夢境便是以他們的親吻結束。

 

後來的幾個月南優賢的夢境一直都是他與金聖圭的日常,也許是在純樸地方成長的關係,他們都是容易知足的人,所以對於南優賢來說那些小日常就是他感到最幸福的事情,簡單卻幸福。

直到夢境的時間越來越接近金聖圭離開他們的那天,張東雨突然覺得有些不安,回憶南優賢與金聖圭的愛情就像個容易入戲的讀者,感到幸福的同時也感到難受,那是一個現實與虛擬世界截然不同的感覺。

 

那天不是什麼太過特別的日子,只不過是金聖圭下午整理房子時無意間找到有些泛黃的相簿,他坐在床邊一頁一頁的翻,直到南優賢提醒金聖圭該吃晚飯時他才回歸現實,後來他說他想張東雨了,南優賢只是溫柔的跟他說吃完飯就去醫院找張東雨。

張東雨突然很內疚,因為思念而造成的車禍,上帝帶走了最疼愛他的哥哥而他最喜歡的弟弟仍與死神對抗中。但夢境沒有完整的結束,停在了他們關上門的那瞬間,張東雨還在思考為什麼結束的如此突然,耳邊就傳來李浩沅上氣不接下氣的聲音說南優賢醒過來了。

 

急忙的跑向南優賢的病房,在門外準備了有些時間才鼓起勇氣推開門,看見昏迷好幾年的南優賢看似很健康的坐在病床上,臉上掛著溫柔的笑容看著張東雨。覺得有些鼻酸,將眼睛看向天花板讓自己不落淚。

 

「東雨哥」

南優賢好聽的聲音從病房的另一頭傳來「嗯,優賢。」

「好看嗎?是我精心策劃的呢」

「很好看,有種圭哥一直都沒有離開過的感覺。」

 

南優賢有些艱難的走下床抱住張東雨「哥一定在自責吧?人都會有生老病死,我利用夢回憶過去的方式已經釋懷了,也請東雨哥去面對後再釋懷,我不會催你,但請你務必要做到。」

張東雨靠在南優賢的頸窩處輕輕地點頭「謝謝你醒過來」

「有些可惜呢,七日的夢境結束了」

《 等待七日的夢境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