프라인스팍스-1.jpg

 

16:假裝你從未離開 / 亞東

 

張東雨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電視裡的無聊肥皂劇,懷裡是長得很像李浩沅的蠟筆小新玩偶,他突然想到,今年的冬天似乎有些冷。這個時候應該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才對,但是回過神才想起已經不是以前了。

他把玩偶放在原位,跑去臥室拿了李浩沅最喜歡的紫色毯子圍住自己,回到沙發上將玩偶攬進懷裡繼續看著肥皂劇。

張東雨把電視機的聲音轉的很小,寬敞的客廳裡頭只有肥皂劇聲音以及時鐘的滴答聲。張東雨看向壁上的時鐘打了大大的哈欠,沒有再把注意力放在肥皂劇上面,他把懷裡的蠟筆小新拿起來有些恍神的看著它,隨後掛上一個溫柔的笑容。

 

「浩沅還沒回來啊。」

手放在玩偶毛茸茸的頭髮上揉了幾下「真的好像浩沅呢」

「明明已經很努力的把你當成浩沅,怎麼還是覺得今年冬天這麼冷」

 

又看向壁上的時鐘,看著時針慢慢回到零時的位置後,抱著手中的蠟筆小新任憑過長的毯子與地板磨擦,沒精神的回到臥室。張東雨把床上厚重的棉被踢到地上,讓紫色的毯子緊緊裹住自己,有些不安的閉上眼睛緊緊的抱住玩偶漸漸睡去。

 

張東雨其實是知道的,他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李浩沅都在他身邊看著,他繼承了家裡的傳統從小就看得見鬼魂,但李浩沅似乎是刻意把自己隱藏起來不讓張東雨看見。即使那樣,張東雨仍感覺得到他在他身旁。

李浩沅讓自己露出形體,他坐在床邊看著張東雨努力捲曲自己的身體,那是張東雨極度沒有安全感的樣子。張東雨很膽小卻看得見鬼魂,所以從小開始都是很不安的狀態,直到李浩沅出現在他身邊陪伴他才改善了他的不安,但李浩沅卻因為車禍而離開了。

以鬼魂的模式待在張東雨身邊的李浩沅,他的模樣是在車禍現場滿臉鮮血的樣子,太過怵目驚心,李浩沅怕張東雨看到了會哭會害怕,甚至他腦海裡的李浩沅不是那個清爽的男孩,而是讓人畏懼的車禍事件死者。

 

李浩沅輕輕地握住張東雨抓著玩偶的手,看著張東雨的手漸漸放開被他掐到有些變形的玩偶,皺著的眉頭也漸漸鬆開。

張東雨緩慢的張開眼「浩沅。」李浩沅有些慌張的放開握住張東雨的手,卻被抓住「不要又離開我,拜託你」

他低下頭,不讓張東雨看見這麼可怕的他「不要看我,很可怕,你會做噩夢」

「浩沅的氣場很強大,你在我身邊後沒有鬼會纏著我,也不會做噩夢,因為那個噩夢的主角永遠都是你,所以我也很久沒有做噩夢了」張東雨用著李浩沅最喜歡的笑容看向他「浩沅你是鬼所以沒辦法照鏡子對吧,應該說因為浩沅是新來的鬼所以不知道一些變化。像浩沅這樣的鬼魂,遇到生前的親人好友以及愛人都會以好看的面貌出現的,所以浩沅你現在很帥」

 

「騙人。」

「我沒有,我沒有騙你」張東雨小心地將手伸向李浩沅的腰間,具有安慰意味的縮在他懷裡「我從小沒有抱過鬼也沒有安慰過鬼,浩沅是第一個呢」李浩沅沒有再和張東雨說話,只是讓他安靜的窩在自己懷裡靜靜的睡去。

 

那天之後張東雨一如往常坐在沙發上看著無聊的肥皂劇,與前陣子不同的是,他能夠觸摸那個人也能夠像以前一樣窩在他的懷裡,只是他再也感受不到令他溫暖的體溫。張東雨抬頭看向身後的李浩沅,發現那人完全把注意力放在肥皂劇上,張東雨勾起嘴角露出一個很溫暖很好看的笑容,隨後不著痕跡的將注意力放回肥皂劇上。

下午的時候,張東雨走到陽臺看著因冬天而枯萎的花草,他的手輕輕地撫摸著花草,口氣有些悲傷「它們在悼念浩沅你的離去所以都枯萎了」

「不,它們是在跟著你悲傷。」

他雙手抱著膝蓋,頭埋在手臂聲音悶悶的「我才沒有悲傷」

 

那天李浩沅讓張東雨在陽臺維持那姿勢一整個下午,張東雨還不肯接受他已經離開的事實,這件事是在他跟著張東雨的第一天就察覺到的,但張東雨的狀況卻是出乎意料的差。李浩沅不再提張東雨太過悲傷的事情,於是他們就和以前一樣,一起吃飯一起照顧花草一起看無聊的肥皂劇。

直到李浩沅無聲無息的離開,張東雨仍然繼續做著那些他們一起做過的事情。

 

「請讓我繼續悲傷好嗎?浩沅」

《 假裝你從未離開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