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I7TrHYgDx6.jpg

 

22:模仿對方的生活 / 90

 

在一次的聚會中,原本該與其他人交談的金力燦,卻安靜的坐在一旁單純的用目光掃過每一個人。

一個男生坐到金力燦身旁「你怎麼這麼安靜?」

「覺得好像沒有吵鬧的必要了。」

「我先離開了。」

 

金力燦還記得最近的某次簽售會上,有個說自己是出道飯的BABY跟他說的話「力燦在容國離開後變得好安靜,像之前做代理隊長的時候一樣」

「我們沒有新隊長,隊長永遠是容國。」

當代理隊長的那段日子因為雙重的壓力才導致自己瘋狂變瘦,面對方容國的離開,他不僅身為團內的二哥更身為方容國的愛人。有時候金力燦會想,會不會是自己胡思亂想的太多,所有事情才一一的實現。

 

方容國離開的消息剛出來時,他們特地辦了像簽售會那樣的小型見面會。有個方容國的粉絲哭著問他方容國為什麼離開,金力燦其實忘了自己用了什麼表情對那些可愛的粉絲說出殘忍的三個字,不知道。

明明只是希望自己心中能有個解答,但對於死去的那個人來說最親近的金力燦,竟說不知道。

 

而看到自己如此消極的粉絲,會突然變得像鄭大賢一樣嘮叨自己,例如一定要好好吃飯,或是面對方容國的離開我們一起慢慢走出來。

換作是以前聽到這些話應該會很開心的吧,有著我們的孩子們終於長大了這種想法回贈一個好看的笑容,但現在金力燦只會用淡淡的語氣告訴他們「知道嗎?很難。」

 

方容國離開後,金力燦是成員們中最快離開宿舍的,他搬進方容國之前的那間房子,充滿那人風格的裝潢,以前不習慣的黑暗,現在待在工作室一整天似乎也無所謂了。

怕寂寞的鄭大賢是最晚離開宿舍的,那天他和劉永才安靜的在宿舍整理方容國搬出去後所剩無幾的物品,方容國離開的原因其他成員不知道,但鄭大賢總覺得金力燦一定知道。還記得弟弟們某次聚在一起聊天的時候,當時鄭大賢說他不希望答案是他們早就猜到的那個。

 

鄭大賢在新年休假時特地買了禮盒跑來找他,踏進房子的那刻他的第一句話「力燦哥,你真的打算這樣繼續下去嗎?」

「怎樣?」

「照著容國哥的模式生活。」

金力燦接過鄭大賢手中的禮盒,到廚房倒了杯水遞給他「如果劉永才死了,你大概也能體會我的心情吧,那是無法隨著時間走出來的事情。」

 

然而,讓金力燦更無法釋懷的,是方容國離開的原因。

他並不是不能接受,更不會像電視劇上那樣的大哭或是不吃不喝最後甚至尋死。只不過覺得方容國放手放的太早了,他都還沒做好準備也還沒成為能夠帶領弟弟們的好榜樣,方容國就這麼離開了。

方容國不僅身為金力燦的愛人也是他這輩子的榜樣,同齡的他們是隊內的哥哥,那樣的方容國與金力燦相比太過成熟穩重。

 

「哥,容國哥為什麼離開?」

金力燦緩慢的抬頭看著鄭大賢很久,他的表情沒有太多變化最後金力燦只是嘆聲氣「走吧。」

 

金力燦帶著鄭大賢到工作室,他打開放在桌面的錄音檔,裡頭傳來的,是他們都熟悉的低沉嗓音。那個錄音檔有點長,鄭大賢回到家中仍然有些恍惚,他不確定這麼長的錄音檔中他聽進去了多少,只抓到了幾個關鍵詞,公司,對不起,金力燦。

即使知道了方容國離開的原因,也無法說明金力燦生活的如此像方容國的原因。

 

鄭大賢滑開手機,看著金力燦剛剛發的那張黑白照嘆氣。

《 模仿對方的生活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