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it-003.jpg

 

24: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

 

那年好動的他,被段宜恩強迫坐在一旁休息,他無聊的自告奮勇當起了裁判。看著玩心大起故意跟林在範在不同隊的朴珍榮還有似乎懂得什麼的崔榮宰,以及活在自己世界的BamBam跟金有謙,最後是從頭到尾一直盯著自己的段宜恩。

王嘉爾聽到林在範叫自己的聲音,體內名叫玩樂的那股能量瞬間充滿全身,他大喊開始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忙著擔任起裁判的工作。但是過不了多久就感到無聊了,他研究起每個人打球的樣子,他察覺到朴珍榮故意和林在範不同隊的用意,在一起五年的他們對彼此的一舉一動都很清楚,朴珍榮不斷的在比賽中引誘林在範來防守他看著他們貼在一起的身體,王嘉爾瞬間有了想要被段宜恩那樣防守的想法。

他轉過頭尋找段宜恩的身影,發現他站在離球框有些遠的地方一直盯著自己,王嘉爾突然想到段宜恩每次都是擔任裁判的角色而不是下去打球的人,他將自己的視線移到被包的像隻豬腳的腿,要不是自己太不小心也不會淪落成這樣。

當他再抬起頭的時候,段宜恩已經坐在他身旁了。

 

「在想什麼?」段宜恩將手放在身後撐著身子往後仰。

王嘉爾躺在段宜恩的大腿上,用自己的背包支撐受傷的腳「你不去打球嗎?」

段宜恩貼心的用手擋住光源「因為你不能打。」王嘉爾微微的偏過頭盯著段宜恩,他的視線仍然在球場上的兄弟身上在他打算更大膽的繼續看下去時,段宜恩好聽的聲音從他上方傳來「嘉爾,你有想過畢業後要做什麼嗎?夢想……之類的」

王嘉爾抬起自己的右手,從手掌滑進,跟段宜恩擋著陽光的手十指緊扣「與你在一起就是我的夢想。」

 

段宜恩記得王嘉爾說過他永遠記得他們剛認識的時候,兩個人用著別人都不太擅長的語言聊天,那是王嘉爾離開家後第一次感覺到親切感。其實他們都不太記得真正在一起是因為什麼,也許王嘉爾是因為朴珍榮對他說的話而想通,也許段宜恩是因為林在範對於朴珍榮的保護而有了也想那樣保護王嘉爾的想法。

但段宜恩最清楚的是,他與王嘉爾的夢想是相似的。

 

不過他那天最後仍然沒有回覆王嘉爾。

 

又過了很多年,朴珍榮站在講臺上對著台下的學生訴說一段感情,他不是希望大家可以接受同性戀而是希望他們能夠珍惜每一瞬間,並且有個不後悔的人生。

他告訴台下的同學,在他跟他們一樣年紀的那年他有一個很相愛的男人,而他的朋友J和M與他們相比過得並不是如此的平順。J和M因為他們而相愛,他們沒有過太多的爭吵卻因為其中一方不擅長表達自己的心意,導致J對M有許多的誤會。

即使那樣他們仍然很相愛,這是朴珍榮那場演講重複最多次的話,因為他後面有許多的故事能夠證明M對於J的感情。

 

那年為未來的人生做決定的考試結束的晚上,他們七個人約好了一起去燒烤店吃到撐,七個人像在無人島餓了幾個禮拜狼吞虎嚥的掃蕩桌上一道又一道的餐點。

段宜恩安靜的在一旁烤肉,偶爾偏過頭去吃王嘉爾遞過來的肉片,王嘉爾難得安靜的坐在一旁吃肉,他看著崔榮宰和金有謙毫無靈魂裝哭的樣子無力的嫌棄著。朴珍榮也難得沒有帶頭進行欺負林在範的遊戲,乖巧的靠在林在範肩上吃著他遞過來的肉片,他們都各懷心事只是大家都不打算開口。

終於在一直以來不論什麼場合都沉默的段宜恩也受不了的時候,他放下烤肉的夾子,拿起一旁的飲料讓自己發出大家都聽得到的音量「如果這是最後一次,我們更該開心的過」

 

王嘉爾也許是因為段宜恩的話而有了動力,從位子上站起來大聲的吼「就算不在一個城市,也可以見面的!我們不是永遠的兄弟嗎?珍榮,這麼歡樂的場合你不欺負在範哥是正確的嗎?金有謙你哭哭啼啼的還是小孩嗎?在範哥,不要和Mark做一樣的事情」

「嘉爾你的夢想是什麼?」朴珍榮抬頭看著因為他的提問而再次安靜下來的王嘉爾,他的身體擋住了光源,使光源在他的身體邊緣發亮讓朴珍榮覺得王嘉爾太過耀眼。

 

事實上也是如此,朴珍榮與段宜恩甚至林在範都是屬於比較安靜的人但王嘉爾不是,他天生自然熟且熱情風趣,不論男女都會很喜歡的類型。朴珍榮和段宜恩不是第一次覺得王嘉爾如此耀眼了,他們談過這個問題很多次,例如王嘉爾的個性帶給段宜恩太多的不安,但最後朴珍榮能說的終究是他們兩人的溝通問題。

段宜恩的天生安靜讓他即使在兩人獨處時也不打算把事情拿出來說清楚,於是同樣的問題隨著時間成長最後爆發,但王嘉爾仍然是那樣段宜恩也沒變,他們似乎心裡都明白對方的問題點,朴珍榮猜想的問題並沒有發生。

 

「和Mark在一起就是我的夢想。」

朴珍榮低頭沉默,在他身旁一直沒有開口的林在範用他好聽的聲音冷冷的丟出一句「越是平凡的夢想,越難實現。」那是朴珍榮跟他說過的話。

「在範?」段宜恩驚訝的看著林在範,沒有想到三年以來一直希望他們能走很久的林在範會說出這樣的話,明明一直以來都是支持對方的。

「但我希望我們都能夠做到。」

 

但他們仍然無法完成,那最簡單的夢想。

 

誰也無法料想到,王嘉爾就這麼離開了。也許是在燒烤店的那個晚上他林在範說的話給王嘉爾太深的影響,也許是王嘉爾在每個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受到了壓力,但不管怎麼想,那樣一直以來都耀眼的王嘉爾就這麼離開了。

夢想是會一直改變的,所以段宜恩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問王嘉爾他的夢想是什麼,他的答案永遠只有兩個。與段宜恩在一起及開一間甜品店,後者出現的原因是段宜恩在王嘉爾開心的吃著他最愛的起司時問的,原本王嘉爾只是無心的回答應付段宜恩,但之後有一段時間段宜恩都故意選在他吃起司的時後問他,他的答案總是一樣的。

 

所以段宜恩現在才會拉著行李箱到一個他只和王嘉爾來過一次的地方,王嘉爾的故鄉,香港。有王嘉爾父母的幫助段宜恩大致上對於這個城市有一部分的了解,他在王嘉爾老家附近開了一間甜品店,店內十項招牌全是起司類。

最一開始只是不起眼的小店,但是因為段宜恩的外貌還有閒著沒事就跟著段宜恩一起去香港的BamBam,那樣火上加油的外貌讓一群少女心爆發的女學生每天只要有空就會去店裡光顧。朴珍榮好不容易在繁忙的年末請到假,和段宜恩約好會和林在範一起去店裡幫忙,他讓BamBam顧店自己前去機場接機。

 

朴珍榮看到段宜恩時快速的跑到他面前擁抱著他,林在範在他身後拉著行李慢慢的才走到他們面前,他們三個人太過了解彼此,段宜恩面對別人都是沒事的狀態但他們一眼就能看出段宜恩非常不好。

「你們過得好嗎?」

林在範和段宜恩互相碰了拳頭「問問你自己,過得好嗎?」

他們這次前往香港的目的並不是敘舊,而是幫助段宜恩不要繼續活在王嘉爾沒完成的夢想。即使王嘉爾那最卑微的夢想早已無法完成了。

段宜恩沒有正面回答林在範的問題,他露出好看的笑容「我帶你們去晃晃」

 

段宜恩帶他們到第一次和王嘉爾來香港時去的地方,他們坐在草地上看著小孩子在周圍亂跑亂叫,段宜恩利用朴珍榮跟飯店確認房間時的空檔回答了林在範的問題「我很好,在範。」

「是嗎?」

「難道你不那麼覺得嗎?」

林在範無聊的拿起地上結成塊的泥土捏碎「我沒有辦法剝奪你對於自己的認知,如果你真的覺得是那樣,那就那樣吧。」

「你變得斯文了,人類林在範」他笑了,卻不語。

 

「我過得好不好已經不重要了,自從嘉爾離開後我過得好不好,快不快樂都不重要了。我連他那最簡單的夢想都無法完成,我到底為他做了什麼?我甚至討厭這樣的我,而我真的連他為什麼愛著這樣的我都不清楚。」

朴珍榮安靜的在一旁坐下,溫柔的聲音從他嘴巴傳出「嘉爾為什麼離開沒有人清楚,所以不要自責了」

「我那天說過,越是平凡的夢想就越難實現,所以不是你的問題。」

林在範之所以將那句話牢牢的記在心中,單純只是因為他和朴珍榮在一起的第二年,朴珍榮也問過那樣的問題而林在範的回答就和王嘉爾一樣。所以那時,朴珍榮沒有帶任何感情的語氣告訴對於當時的林在範來說很痛苦的現實。

雖然他至今仍然無法理解朴珍榮當時為什麼說出那種話,不過就算再問林在範一次同樣的問題,他的回答也不會和當時一樣了。

「是珍榮吧,能說出那種話的人一定是珍榮,為什麼呢?」

「當你說出想和那個永遠在一起的那種話,也許當下聽起來很感人,但是當以後你們因為某些事而吵架或是偶爾需要面對毫無原因的冷戰,你就會想起那句話。而當你想起那句話的時候,你會愛的很累並且你會覺得這段感情是因為那句話而撐著的。」朴珍榮悄悄的牽住林在範的手「我不希望聽到那句話,單純是因為我想和在範哥走很久。」

 

「我也同時希望你們可以走很久。」但已經不可能了。

段宜恩躺在草地上看著天空「我會這樣活著,每天都在思念他的方式還有認為他一直都在我身邊的方式活著,就這樣完成他那最簡單的夢想。」

《 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