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KT5vqU8AAw47L.jpg

 

30: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 伉儷

 

無論我們相隔多遠走著,比我更快的走來

 

白雪皚皚的空地讓許多在屋內取暖的人都跑出來玩耍,小孩子開心的和不認識的孩子一起玩雪,大家都開心的笑著,唯獨朴珍榮。

原本該去買杯咖啡再去公司交稿子的他,隨意坐在空地的一角看著孩子們玩耍的樣子,基於攝影師的本能他拿起相機朝向那在冬天也很溫暖的笑容按下了快門,在朴珍榮還沒拍到滿足時手機鈴聲打斷了他的動作。

朴珍榮有些煩躁地拿出口袋裡的手機,看了一眼銀幕上顯示的名字後毫不猶豫地滑掉,他將手機放回口袋再次提起相機繼續按下快門。方才打電話過來的人似乎不懂得放棄,手機仍然努力的工作而手機的主人也很自然的無視一連串的音樂聲。

直到他想念的那個人出現在他的鏡頭裡,朴珍榮才肯放下手中的相機。

 

那人晃了手裡的手機「不接我電話就為了拍照?」

「我們林少校放假了?肯回來了?」

「不是,過幾天要出任務,只是回來準備一下。」林在範坐到朴珍榮身旁,拿起他的相機看了他方才拍的照片「你很想回到那時候吧?都還很單純的時候,我也沒想到我會成為雇傭兵,更沒想到我後來會回歸祖國。」

朴珍榮聽到林在範的話只是看著他,默默地從他手中搶過自己的相機「我沒有。」將相機的鏡頭蓋蓋上,伸出左手牽住林在範「我沒有那樣說,所以你不要亂想,我覺得你現在這樣挺好的。」林在範知道朴珍榮只要一提到雇傭兵的事情就不想再多說,但林在範何嘗不想找機會和朴珍榮多談談這件事。

 

在他們都還小的時候是個戰亂的時代,人們生活的並不安全,身旁的人一夕之間都有可能變成敵人也可能變成和自己爭取活命機會的競爭者。

那也是一個下雪的日子,原本林在範和朴珍榮在外頭玩雪,突如其來的空襲警報打斷了他們歡樂,林在範抓著朴珍榮飛快地跑進屋內,持續很久的警報聲以及爆炸聲漸漸變小後,軍靴整齊踩踏在地面上的聲音愈漸清晰。

林在範的父母拚命地讓孩子完美的藏在外人看不見的死角,軍靴的聲音停在了距離林在範很近的地方,他看見的那個迷彩衣是他最孰悉的樣子,是屬於他們國家的迷彩衣。林在範沒有大聲的哭喊為什麼殺了我的父母這種問題,他默默地在他心裡下了決定,而那件事也成為了他一輩子的障礙。

也是後來他成為雇傭兵的關鍵。

 

「那時我真的沒有想到會在伊拉克遇見你,我們相愛回到這裡而我選擇了回歸祖國,有時候覺得挺好的,至少你對我不再有害怕的樣子。」

朴珍榮牽著林在範的手力道加重了許多「但你終究是雇傭出身。」

「回家吧,我累了。」

 

就這樣看著我,面帶笑容

 

那天晚上林在範抱著朴珍榮睡了一夜,軍人的本能讓他明顯地感覺到朴珍榮在他懷裡的任何動靜。朴珍榮有時靠得很近似乎是在研究什麼,有時小心地伸出藏在被子裡的手輕輕地撫摸林在範的臉。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殺了我父母的那些人,在範。」

林在範抓住朴珍榮在他臉上撒野的手「如果你能放下怨恨和我一起這樣生活下去就好了。」

「換作是現在回歸祖國的你,也能放下過去不用異樣的眼光看待高層嗎?」朴珍榮聲音悶悶地從林在範懷裡傳來「我不想因為我們的過去再和你爭執,我懂你,這件事你不是最清楚的嗎?我只是抱著這個怨恨並沒有任何的動作,比起怨恨我更怕你因為任務離開我。」

 

朴珍榮最後似乎是哭著睡著的,一早的模樣讓林在範不自覺的微笑,他坐在床邊看著還沒睡醒的朴珍榮,他抱住他,輕聲的在他耳邊說「珍榮啊,我愛你。」

林在範穿著帥氣的軍服站在鏡子前面整理的模樣,讓剛睡醒的朴珍榮無法進入狀況,他只是微笑的看著林在範「在範,要活著回來。」

 

林在範和朴珍榮都不是擅長甜言蜜語的人,交往初期的時候彼此甚至沒有說過我愛你。後來是林在範身為雇傭兵與國家訓練的軍人最後一次打戰,朴珍榮的公司接到消息說這次戰役會很激烈所以緊急撤回。

那時林在範把自己一半的臉蓋住站在機場大廳送朴珍榮的時候,是他們之間第一個我愛你。朴珍榮聽到那句我愛你,哭著抓住林在範的衣服告訴他一定要活著回來。

 

沒能說出來的那句話,千百次在心中呼喊

 

林在範出任務的日子裡朴珍榮又回到上次那個空地,雪已經沒有下了,但上次在那玩耍的孩子們仍然在那開心的笑著。朴珍榮又不自覺的拿起相機拍了幾張照片,從鏡頭看到有個男孩朝他走來,男孩微笑的看著朴珍榮手裡的相機,直到他放下相機才開口說話。

「大哥哥在拍什麼?」

「你要看嗎?」

男孩對著朴珍榮搖頭「上次那個軍人哥哥沒有來嗎?」

「他回去了。」

 

男孩坐到朴珍榮旁邊「哥哥,你和那個軍人哥哥是戀人嗎?那時候看到你們牽手了」

「嗯,我很愛他。」也很想他。

男孩抓住朴珍榮的手從台階跳下,他看著朴珍榮的眼神有幾分與小時候的林在範相似「哥哥,你們要長久的走在一起唷」在朴珍榮還想跟男孩說什麼的時候,他早已轉身跑回他母親的懷裡。

 

一直以來,朴珍榮都在擔任等待林在範回來的角色,而林在範總是在擔任等待朴珍榮釋懷小時候那件事的角色。原本的朴珍榮不是很喜歡拿起相機的人,會被派去伊拉克完全是個意外,不擅長拍照的他,只不過是待在出版社玩弄文字的人。

 

即使他千百次想在林在範回家時告訴他,他很想他,朴珍榮仍然擅長用文字表達而非言語。

就算練習再多次,看到林在範他還是說不出口。

 

那時候也能聽到我的心聲嗎

 

林在範再次出現在家裡的時候已經過了一個月,朴珍榮坐在客廳看著無趣的電視聽到門外的鑰匙聲下意識的看向門口,林在範一臉倦容的出現在朴珍榮眼前,衣服看樣子是已經回部隊整理過了。

看著林在範從進家門到把所有東西都丟到地上的一系列動作後,他才抬起頭與朴珍榮對上眼,林在範沒有說話,他走向朴珍榮將他拉進自己的懷裡緊緊的抱著。

他勾起微笑,手放在林在範的背上輕拍,這是林在範每次結束任務總會做的事情。也是林在範堅持一結束任務就趕回家的原因,他的朴珍榮,總能給他最大的力量。

 

「我也很想你。」

朴珍榮輕笑「我有說我想你了嗎?」

 

林在範的短髮靠在朴珍榮的頸窩上弄得他有些癢,那個粗獷的男人,永遠只會在他面前放軟的男人。

「你不用說,我都知道。」

 

比愛你要先說出這句話

 

那是在林在範退休,他們都已經不年輕時的事情了。林在範每天帶著朴珍榮往外跑,有時看看風景有時跑去戰友家串個門子,甚至會回到他們的老家祭拜父母。

那天朴珍榮窩在林在範懷裡,告訴他小時候的事情。

 

「我已經不害怕雇傭兵了,早就?應該可以這樣說」

林在範牽著朴珍榮的手「你現在害不害怕我也不在意了,這幾年來你不是一直活得很好嗎。」

 

「其實我過得並不好,每次你一出任務我都會夢見你還是雇傭兵的時候,我怕你某天就再也不回來了而我就會收到了軍隊交給我事先就寫好的遺書,這些年來我仍然很害怕雇傭兵。」林在範靜靜地等待朴珍榮的下文,只是時不時的在他臉上親幾下「也許是有你的關係,我才能夠放下,在範。」

「珍榮,我愛你。」

 

後來的日子裡林在範變得虛弱的速度越來越快,朴珍榮帶他去看醫生,他坐在床邊看著林在範的臉龐。

這個男人,一年見不到他幾次面,也許是因為他知道朴珍榮內心的恐懼,並且撫慰他的悲傷,朴珍榮才能憑藉著那樣的固執與林在範走了一輩子。

 

醫生前陣子告訴朴珍榮,林在範的身體因為長期出任務的操勞,導致難以恢復的狀態,再過幾天必須強制拔管。朴珍榮這輩子都在害怕林在範的死亡,但真當他的死亡到來時卻沒有太大的感傷。

能夠慶幸的是,他愛的那個男人死去的時候,是在自己身邊的。

 

朴珍榮看著蓋上白布的他「在範啊,我好想你。」

《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