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80203_154621.jpg

 

「是重要的存在。」

 

/

不知過幾個小時,金力燦終於放棄地走進房間穿上厚外套出門了,匆忙跑進公司裡的工作室正想要打開電燈時便聽到方容國虛弱的聲音「不要開,不要開燈。」

「可是,我找不到你啊容國」

 

他該被急哭了。

方容國突然閃過那天的畫面,是在他確診沒多久,成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還有力氣對金力燦開玩笑的時候,那天他心情很好的答應了弟弟們的要求。

分明是上一秒才讓他進家門的人,金力燦踏進玄關後卻找不到那人的身影,當下忽視了弟弟們叫他的聲音只顧著找方容國在哪裡也忘了可以直接問他們就好,無神的走過他們身邊開啟家中的每一扇門尋找方容國的身影。四個弟弟們看著金力燦反常的樣子發覺事情的嚴重性,便抓住金力燦後叫崔準烘去把方容國找出來,金力燦在鄭大賢喚了他好多聲後才僵硬的轉頭看向他。

「大賢,容國不見了。」

「你先冷靜一下,容國哥不是在那裡嗎」

方容國站在金力燦面前的時候他是真的哭了,他說我以為你發作了怕你從這裡跳下去你才剛進門而已怎麼就找不到人了,他說你知道我多害怕嗎。

就是那句話,鄭大賢才意識到配合他們玩遊戲的方容國要經歷多麼痛苦的過程。

 

忽然的他可以喘氣,可以冷靜的看清站在門口金力燦,方容國從地上爬起來抱住了呆站在門口的金力燦。他又哭了,方容國可以感覺到他在發抖還有他吸鼻涕的聲音,他深知自己一定要比方容國堅強否則對方在治療的過程中極可能會垮,但每當方容國又躲在哪裡獨自奮鬥的時候,金力燦都好害怕自己找不到方容國。

「別哭了啊你,我不是在這裡嗎」

「方容國」金力燦抓住對方的衣角「你今天要陪我睡覺。」

「好。」

 

金力燦找到了好位子能夠讓自己整個人都在方容國的懷裡,他看著站在門口的方容國微笑輕拍特地留下的空位「我已經找好位子了。」

他關掉床邊的小燈,順金力燦的意思抱著他。

換宿舍的時候方容國特地挑了比普通單人床還要大一點的床,金力燦怕黑,睡覺的時候總要留盞小燈,那樣令需要周遭睡眠品質好的弟弟們很困擾,所以方容國很常叫金力燦到他的房間睡,開著燈作曲時也可以順利讓金力燦睡著。

但他發現兩個大男人擠著一張單人床還是太勉強了,在金力燦忙著處理弟弟們的事情時偷偷跟經紀人要求換床。原本方容國沒打算告訴金力燦換床的事,在他們正式換到新宿舍時金力燦就感到不對勁,無論他躺在床上幾個小時過去仍是沒有入睡的想法,他才逼不得已撥了方容國的電話要他回家。方容國推開房門時看到那人將下巴抵在最大隻的跳跳虎頭上後笑出聲,輕輕的摸著他的髮絲「這不是快睡著了嗎?怎麼還叫我快點回來」

「我是真的睡不著啊,可能是因為知道你要回來所以特別安心吧」金力燦的聲音溫暖又慵懶,聽起來特別像是在撒嬌「你是不是換床了?」

方容國點頭,將金力燦壓回床上脫下外套放在床邊後親吻他額頭「我去洗澡,你先睡。」

從浴室出來後方容國擦著頭髮的手頓了幾秒回想方才出房門的時候是不是又順手關燈了,懊惱自己又浪費金力燦寶貴的睡眠時間,有些心急地打開房門發現床上的人早就抓著自己的外套睡得香甜。方容國將手上的毛巾丟在一旁,走到床頭把外套從他懷裡抽出來,要施力的同時金力燦把外套抓得更緊了,他靠在金力燦耳邊說是我後順利的將外套抽出來。

似乎是當下才深刻地感受到,方容國之於金力燦,金力燦之於方容國都是同等的重要。

 

方容國伸出自己的手臂讓金力燦枕著,手放在他腰上環著他「也許很過分但我希望你再遇到這樣的情況別再哭了,力燦,要一起對抗它不是件簡單的事,我總不能每次都看到你的眼淚吧,我也許沒有你想的那麼好」

「我們相處了六年啊,你值不值得我會分不出來嗎?」

收緊了腰上的手「金力燦,我會怕。」

金力燦輕輕的吻了他「我現在能很熟練地找到你了,所以沒有什麼好怕的。」

《 日常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