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NJiQKVoAAbwHr.jpg

 

如果你能來到我的世界就好了。

 

都來不及了。

 

藥丸因為搖晃在瓶內相互碰撞發出的聲響讓人意外的煩躁,李玟赫用藥的時間不長卻產生強大的依賴,每次的用量一天比一天還要大,自己也明白這種多吃無異的藥品是該慢慢戒掉才對。

但,如果自己睡的不夠沉就見不到他了。

 

不太清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養成的習慣,見到他的隔天一早,會提早到校等劉基賢,和他分享那個人多麼好,多麼溫柔。

起初李玟赫會在固定的時間和他見面,孫軒宇,那三個字就和他的人一樣溫柔。李玟赫知道他開了一間花店,裡頭最多的花是向日葵,他說自己很愛的人就像太陽而自己則是向日葵的存在,才會種滿了向日葵。

但李玟赫沒勇氣問孫軒宇像太陽的人去哪了。

 

李玟赫不認為那是夢,總感覺孫軒宇就在這世界的某處,有很多次他想在店面尋找花店的名字,孫軒宇只是寵溺的摸了李玟赫的頭告訴他,花店沒有名字。但李玟赫是誰啊,不知放棄的小狗特別黏人的玟汪,在網路上用「種植最多向日葵的花店」的關鍵字從國內找到國外。

最後他在國內一個落後的小鎮,和自己記憶裡的花店近似相同的照片,他向學校請了長假,去了那個小鎮。

 

李玟赫站在花店門口墊起腳尖,試圖從裡面發現孫軒宇的身影,清脆的鈴聲打斷他探望的動作,推開門的是臉上帶著小酒窩的男孩「有什麼事嗎?」

男孩有著和臉蛋不同低沉卻磁性的聲音,李玟赫打量著對方,發現男孩甚至和孫軒宇長得有點相似,正思考該怎麼回答時,最想問的已經脫口而出,他聽見自己說「你認識孫軒宇嗎?」

對方似乎是有很多故事的人,他眼底閃過的一絲黑暗令李玟赫有些遲疑,但男孩給出個更燦爛的笑容「他在等你。」

李玟赫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便被對方拉進店裡,和記憶中在大多數的向日葵中參雜著各類花朵的花店不同,這間花店充滿了向日葵,好像為了迎接孫軒宇口中那個像太陽的人。沒等李玟赫打量完店內的裝潢,男孩拉著他站在櫃檯後的小門前,打開門的剎那,從裡頭發出的光,像似我們平時幻想的魔法一樣夢幻。

男孩沒有和李玟赫一起進到門內,他將李玟赫拉到自己面前輕推了一把,小聲的在他耳邊說「我叫李周憲。」李玟赫有種被吸進去的感覺,他的手亂揮著卻怎麼也抓不到李周憲。

李玟赫看見花店的那扇門變得模糊也漸漸看不見李周憲的身影,在徹底暈過去前,他感覺到自己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他的肩膀很寬手臂肉肉的,不像過度健身的人帶來的壓迫感反而給了很多安定,房間被整理的很乾淨,門旁有許多書籍,李玟赫坐在床上緩慢的掃過書架,最後仍沒找到有興趣的書,有些失望的收回了目光又重新躺回床上。

孫軒宇輕輕的推開門,在床頭櫃上的加濕器裡頭倒了些許的精油,也許是感覺到李玟赫注意到自己,他轉過頭看向對方溫柔的笑了「這是薰衣草味的精油,你喜歡嗎?」

「嗯,不刺激,很喜歡。」孫軒宇收起精油的罐子從抽屜裡拿出一小束乾燥過的薰衣草遞給李玟赫後便轉身打算離開房間,李玟赫看著自己好不容易見到的人才跟他說了一句話就想離開他的視線,慌張的下床抓住他的衣角「李周憲說你在等我」

孫軒宇的手附在他的頭上將翹起的髮絲壓下去「等你好一點我們再來談」

知道自己找那麼久的人就在自己面前,李玟赫卻覺得更不真實了,夢裡的孫軒宇會抱著他也會時不時的在他臉上落下幾吻,但他不管怎麼想,都覺得眼前這個孫軒宇不是自己遇見的那個。

李玟赫躺在床上胡思亂想,聞著帶有薰衣草香味的精油覺得昏昏欲睡便翻身繼續睡,他睡的很沉,卻沒有遇見孫軒宇了。

 

醒來後薰衣草的味道已經淡掉了,李玟赫穿上孫軒宇放在床邊的拖鞋走出了房間。

整間房子都是白的,讓人覺得有些夢幻又帶點病態。客廳的右邊是一大片落地窗,從裡頭就能看見外面的向日葵,李玟赫往反方向走,一眼望去全是和自己那間沒有太多差別的房間,他在最後一間找到了孫軒宇。

房門虛掩著,李玟赫站在門外透過小縫看著對方,他好像遇到了什麼難題,皺著眉臉上露出煩躁的表情,也許是特別嚴重的事情吧。

李玟赫抬手敲了門「我能進去嗎?」

「進來吧。」孫軒宇快速的整理好桌上的資料,從一旁的飲水機裝了熱水後,放了茶包,遞給李玟赫「茶包有舒壓的效果,是用我種植的花做的」

他點頭,喝了一口已經變色的水「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你」

「那就一個一個慢慢問」他笑了,搶在李玟赫開口前又接下去「不然,我先回答你剛剛的問題,如同周憲說的,我的確在等你。」

李玟赫吸了一口氣,腦海中他和孫軒宇在一起的那些畫面就像不久前的李周憲,漸漸模糊,取而代之的是眼前他能夠觸摸的孫軒宇。

「那不是夢。」他睜大眼看著對方,腦袋有些混亂「是我找到你了,那並不是夢。」

李玟赫艱難的拉開嘴角「你在開玩笑嗎?」雖然能感受到睡夢中那個孫軒宇和自己是不同世界的人,但他的確是被李周憲推進一個空間,還是個截然不同的地方。

「玟赫,你要想辦法出去,不回去的話,那個世界和你有關的事物全都會消失。」

就和我一樣。

 

孫軒宇仍沒捨得告訴李玟赫一切事實,當初為了什麼進來這個世界的,他不會忘記。起初只想再見他一面所以照著原本在這個世界的他,找到了另一個世界的他,人的慾望無窮,兩個人都有了和對方見面的想法促使李周憲的花店出現在小鎮。

但是孫軒宇該停止了,內心那自私的想法,就讓它藏在深處。

「你呢?」李玟赫的眼裡帶著淚,只要輕輕一碰就會止不住的滑落,孫軒宇想幫李玟赫擦去眼淚,他的手附在他的臉上很溫暖,很安心,同時也很熟悉。

我在哪裡,遇過那麼好的你呢?

我在什麼時候,像瘋了一樣愛過這樣的你呢?

 

「我不能走,我必須在這裡。」

 

沒來得及找到時空規律的他們,選擇了犧牲。

他做了交易,他說「讓他回到那個世界,我會在這裡到永遠。」

所以他在這個地方種滿了向日葵,不管李周憲的意願與否硬是把那間店面改成了花店。後來他想起對方喜歡薰衣草的香味,不僅開始種植薰衣草,找了許多書籍研究製作成精油的方法。

再後來,他想見他了。

 

孫軒宇在這個地方多久了呢?沒人清楚。

在這個時間停止的空間裡,過了多久,李玟赫所在的世界是黑夜還是白天都變得毫無意義。

人當然還是需要休息的,感覺到疲憊時,孫軒宇還是會爬上床睡覺,但一覺醒來他不曉得自己睡了多久,外面的景色仍一成不變。

像實驗室的這個地方,會由李周憲所在的入口送進大量的食物,畢竟在這停止時間的世界裡,不僅年齡不會增長連食物都沒有保存期限,孫軒宇學會了烹飪偶爾還會做些甜點給李周憲。整個空間似乎全安裝了話筒,無論孫軒宇在哪裡,只要出聲,總能和李周憲對話,這算是在這個地方唯一的好處吧。

在特定的點上孫軒宇還能到李周憲那坐上一天再被強制遣返,長時間下來配合度極高的孫軒宇,已經會在入口開啟時自動回去,畢竟,選擇留在這個地方的是他。

當初選擇守護李玟赫的也是他。

 

當時那個李玟赫老去又以現在的李玟赫出生並且長大成人,已經那麼久了。

孫軒宇也愛著李玟赫那麼久了。

 

殘忍的是,他什麼也留不住。當時李玟赫所使用過的東西會漸漸消失,他的一切都隨著那些物品一同消失。

孫軒宇能留的也只剩記憶。

所以他種植了向日葵,在烏雲密佈的那種天氣裡向日葵依然會朝向太陽平時出現的地方,如同孫軒宇仍等著李玟赫,依然愛著李玟赫,無論過了多久。

剛開始孫軒宇無聊時會想,這種近似實驗的過程選擇的為什麼是他們,考驗的,是人性還是他與李玟赫之間的愛情。人會因時間而改變嗎?李玟赫會改變嗎?

可是到了最後,李玟赫有好好活著嗎?

不過後來孫軒宇從李周憲那裡得知當時那個李玟赫最後是在睡眠中離去的。他說,李玟赫回到那個世界後一直獨自生活著,甚至沒回到家人身邊,但是偶爾會去探望孫軒宇的父母,看看他們是否安好。

李周憲還說,李玟赫睡前盯著他們的合照說「我不要喜歡你了。」

 

「但是,我還想喜歡你到下輩子。」

「所以軒宇哥,我們下輩子還要繼續談戀愛」

 

李玟赫已經很久沒有和孫軒宇對話了,沒日沒夜的研究李周憲推他進來的入口,雖然的確是感覺不到白天黑夜。

他不太清楚自己在氣什麼,只是本能的認為孫軒宇留在這種地方比起自願更多的是委屈求全,是因為那個太陽嗎?李玟赫還是沒有問起對孫軒宇來說很重要的太陽到底是誰,有時候會突然羨慕他能夠讓孫軒宇如此牽掛著。

但比起那些羨慕嫉妒還有大大小小無法言喻的情感,更多的是熟悉。

當孫軒宇噘起肉肉的嘴唇,皺著眉緊盯著手中的東西時想捉弄對方的想法,他的每聲玟赫,抱著他的溫度,還有睡前落在唇上的溫熱都讓李玟赫太過熟悉卻什麼記憶也沒有。

所以說,我到底在什麼時候喜歡過這樣的你呢?

 

李玟赫無意間進到孫軒宇的臥房,發現了很多繪畫作品,他拿起離自己最近的那幅畫,看著這筆觸李玟赫知道這不是從孫軒宇手中產生的作品,看來,是那個太陽嗎?

他坐在床邊,將手上的大畫放在一旁盯著床頭櫃上的兩個男孩出神「你就是那個太陽嗎?」李玟赫覺得畫裡的那個男孩和自己有幾分相似,這些畫的風格,以特別的姿勢畫出的筆觸,可說是和自己一模一樣。

我是那個太陽嗎?

所以才會對你那麼熟悉嗎?

李玟赫突然不知該怎麼做了,如果那份熟悉感是正確的話,那如此愛孫軒宇的自己為什麼會離開他身邊呢?如果我們都沒有變的話,是不是一切都可以說明白了呢?

孫軒宇像他第一次來到這空間時一樣,輕推開虛掩的房門,緩慢的走到李玟赫身邊,他的大手附在李玟赫的臉上替他擦去眼淚。

他聽見自己說「我在什麼時候,瘋狂的愛過你嗎?」

「在很久之前。」李玟赫哭的更凶了。

李玟赫不太明白心裡那股酸澀感從何來,他窩在孫軒宇的懷裡聽他說了很多他與李玟赫的故事,孫軒宇說,沒有分哪輩子的李玟赫,李玟赫就是李玟赫。

他愛的那個人,永遠都是李玟赫。

 

李玟赫想帶著孫軒宇一起離開這個空間的想法更明確了,他不記得之前那個自己是怎麼承受這種孤單一個人老去的,也不清楚孫軒宇這段時間究竟是憑藉著什麼撐過來的。他想一起老去,然後死亡,連墓碑都要放在一起。

「那些畫,在你離開後跟著消失,也許是你回來的關係,之前的東西也漸漸出現了」孫軒宇溫柔的摸著李玟赫的髮絲「玟赫啊,我們一起離開吧」

孫軒宇匆忙的下床,跑進隔壁的書房抱來一疊書,此刻的孫軒宇有些像出門覓食滿載而歸的熊,李玟赫露出很好看的笑容,穿上拖鞋幫孫軒宇拿了幾本書下來放在地毯上。書籍因長時間的放置而泛黃,李玟赫輕輕的摸著書皮,他認得上頭的字跡,是自己的。

「這些是我們之前研究的資料」孫軒宇抽出書裡夾的紙,他將紙張攤開「空間的位置圖,還有周憲花店裡的模樣」

「怎麼知道周憲花店的樣子?」

孫軒宇指著圖上被畫上紅星的地方「當初周憲推你進來的入口,獨自一人在這個空間的時候,到了特定的時間是可以過去的」他像似想到了什麼,垂下肩膀帶了幾分可愛「但沒有出口,是密室。」

「周憲像是橋樑,聽命行事的概念。」

 

李玟赫翻開一旁的記錄本找到了在空間同時有兩個人存在卻聯絡到李周憲的地方,他勾起嘴角,眼睛亮亮的彷彿容納了星辰「找到李周憲就可以了,他能開啟入口也能讓花店出現在我們的世界」

後來的日子裡,他們嘗試讓時間觀念在這個地方派上用場,利用自身的生理時鐘大致上推算出先前入口開啟的日期及時間。李玟赫發現入口每過一天就會產生小裂縫,等到裂縫越來越大時會開啟入口,再闔上時便會完好無缺。

孫軒宇曾納悶的問,為什麼自己之前的沒發現。最後只被李玟赫快速的在臉上落下一吻後「因為哥傻」解決了自己的疑問。

 

那天睡前李玟赫和往常一樣窩在孫軒宇的臂彎,頭靠在他的胸膛上,右手緊抓著對方的衣角,好像只要一放手,對方就會消失然後再也看不見更無法觸及。李玟赫的聲音悶悶的帶著哭腔「我們真的能出去嗎?沒出去的話,你一定又會讓我一個人在那邊老去,再等我另一個下輩子對吧。」

「不對,這次我不等你了。」李玟赫從他的懷裡掙脫,坐起來打了孫軒宇的肚子好幾下發洩,孫軒宇好笑的抓住那雙手「這次我們要一起老去,到下輩子我都還想和你談戀愛,所以我們一定能出去」

李玟赫又打了孫軒宇,這次他說,哥我愛你。

 

隔天孫軒宇是被冷醒的,他摸了身旁的空位想著李玟赫大概是太緊張了,才連回頭幫他蓋好被子的心力都沒有。他走到客廳,發現對方背對他焦慮的咬著指甲,用凶狠的眼神盯著裂縫,孫軒宇從一旁的儲藏櫃裡頭拿出牛奶遞給李玟赫。

「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打開。」

他摸了對方的頭髮,坐在他身旁「只能等了。」

事實證明李玟赫是真的很早起,喝完牛奶躺在孫軒宇的大腿上睡著了,孫軒宇看著李玟赫的側顏總有說不清的煩悶感,他不知道這樣相信是否正確,但如果抱持著一定會成功的想法,或許,他們真的能一起出去也說不定。

雖然不明白這種具有實驗性的概念,偏偏挑選了只想好好當個校園情侶的他們,得到的好處大概是明白了,自己沒有對方都不知道該如何生活。

孫軒宇微笑,彎下身在李玟赫唇上落下一吻「玟赫啊,我愛你。」

 

李玟赫再次醒來的時候身旁沒有任何人,房間的佈置和他初次來到空間時一模一樣,他隨意的在屋子裡走,沒有孫軒宇存在的痕跡,沒有孫軒宇。李玟赫有些慌的癱坐在沙發上,眼眶泛紅的環視四周全白的佈置,不僅想到孫軒宇當時說不等自己的那句話「所以,不等我了,是把我丟在這裡嗎?」

他將身體捲起來,雙手環著膝蓋呈現了極度不安的姿勢「孫軒宇你這混蛋。」

 

孫軒宇打開門前似乎是聽到裡頭的人罵他的聲音,他輕輕一笑,看來自己是被誤會什麼了呢。孫軒宇把自己的動作放到最輕,小心翼翼的走到李玟赫面前捧起對方的臉在他的臉上胡亂親了好幾下,人家眼淚還掛在臉上呢,親起來帶了些許鹹味。

「哭什麼?」孫軒宇坐在旁邊,把李玟赫抱到自己腿上「不小心找到和那個太像的房子了,我們改天把房子上其他顏色的漆吧,不想回到這裡還有那邊生活的陰影」

「我以為,你把我丟在那裡了。」李玟赫把臉埋仔孫軒宇的頸窩,聲音聽起來可憐極了。

他拉開一點距離,捏了對方的臉頰格外認真的盯著李玟赫,孫軒宇突然發現他重新遇到李玟赫後一次都沒有好好的看過對方,他好像有點瘦了,多了一點成熟感。但唯一沒變的,就和孫軒宇說的一樣,他還是那個李玟赫,無論是起初他們相愛時的他或是現在的他。

都是孫軒宇愛的那個李玟赫,也是,孫軒宇的李玟赫。

孫軒宇特別真誠的親了李玟赫很久,後來他說「不管在哪個世界,哪一輩子,我都會一直愛著你。」結果安慰沒成功,反倒讓懷裡的人哭的更慘了。

 

李玟赫想,他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會喜歡上孫軒宇吧。

《 鏡面世界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