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592_400885633343914_752804025_n.jpg

 

金聖圭已經躺在病床上十四年了。

在南優賢十歲那年,金聖圭因為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昏倒在學校,之後人就已經在醫院了,一昏迷就躺了十四年。十四年以來南優賢每天往醫院跑,看看金聖圭醒來了沒、跟他說說今天又有哪個老師不識相的罵了自己,南優賢也就這樣估燥乏味的過了十四年,可是他卻很樂在其中一點也不痛苦。

今年今天,南優賢二十四歲他的生日禮物是,金聖圭醒來跟我說聲生日快樂。

 

就算他知道不可能,每年的生日禮物都還是一樣沒收到。

他一樣不放棄的又許了同樣的願望,同樣沒收到,同樣的每年相信金聖圭會醒來,即使不是在自己生日的時候,他也會把它當作是今年自己的生日禮物,不管是過了還是還沒。

 

/

『優賢生日快樂啊 ,許願許願。』站在一堆神經病的中央,南優賢巴不得現在就去找金聖圭。

 

第一:我希望金聖圭醒來

第二:我希望金聖圭醒來

 

『第三不可說出來喔。』還是那群瘋子還提醒著這古老的規定。

 

第三:我還是希望金聖圭醒來

 

雖然臉上掛著笑容,可是南優賢一點都感覺不到快樂;雖然開心的接收禮物,可是南優賢一點也不喜歡,他只想要金聖圭準備的生日禮物,不管好不好對他自己來說是世界上最好的禮物了。

南優賢被折騰了一個晚上散場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了,可是南優賢第一個想回去的地方不是家裡,而是醫院,他希望剩下到天亮的這幾個小時有金聖圭的陪伴。雖然醫院會在晚上的時候禁止任何人進入可是因為南優賢和金聖圭的主治醫師李浩沅很熟,而他今晚又剛好值夜班,剛好看到南優賢讓他進來醫院了,不過李浩沅也夠相信南優賢不會去吵到其他病人才放進來的。

 

「圭哥,對不起我來晚了你繼續睡喔。」南優賢放輕自己的音量跟躺在床上的金聖圭自言自語的說著。

 

「南優賢起床,你昨天是多晚才睡?」金聖圭不耐煩的看著趴在自己床邊的人。因為右手打點滴又被南優賢緊緊的牽著,只好不方便的用著沒什麼力氣的左手打著心愛的人。

這麼久都靠著透明且平凡人看不見的模樣陪著南優賢,終於回到自己的身體金聖圭變感到有點開心。可以這樣像十四年前一樣捏捏南優賢那有著嬰兒肥的臉、跟他打打鬧鬧,即使現在已經不是小孩了。

 

「圭哥你醒了,圭哥你醒了?」

金聖圭把南優賢還揉著眼睛的手拿下來「優賢啊,我想回家可以嗎?」

「當然可以,可是圭哥啊十四年你的靈魂一直在身體裡嗎?」

「回家的路上我跟你說吧。」在下床的那一刻金聖圭突然覺得自己不會走路,也是,因為十四年一直以來自己只是在天空中像氣球一樣飄浮著。

金聖圭一離開總有藥水味的醫院整個心情都好起來了,從小因為體弱多病所以常跑醫院,同時也吃過很多藥,在小學的時候南優賢有很多人要和他玩,可是他卻總是跟在金聖圭身邊,甚至金聖圭去醫院時他還會甩著自己媽媽的手吵著要去醫院看金聖圭,金聖圭原本以為南優賢那樣只是哥哥和弟弟之間的仰慕之情,直到昏迷那一刻他才發覺,自己已經愛上了南優賢。 那時候的金聖圭好害怕自己會從此再也見不到南優賢。

 

「優賢啊,其實昏迷那時候你說的我愛你我有聽見。」

「那哥沒有想對我說什麼嗎?現在想想我的我愛你是認真的你感覺到了嗎?」以前的南優賢不僅僅只巴著金聖圭說我愛你後面都還會補一句我是認真的哥你要相信啊,可是那時後的金聖圭以為只有四年級的南優賢只是把對著媽媽、姊姊、阿姨說的我愛你拿出來對自己說而已,認為南優賢還只是個四年級的小屁孩的金聖圭也就沒那麼認真去看待南優賢的我愛你。

 

「在昏迷的那段期間我都一直在你身邊,我的靈魂的確離開了我的身體。」見南優賢沒打算回應又接下去「老實說,那時候六年級的我真的不相信你對我說的我愛你是認真的,那時候的你才四年級而已,我以為你只是把自己對家人的話拿出來跟我說而已,在這十四年你去哪我就去哪,一直跟著你。有次也跟到了你家,那次你早早出門而我還來不及跟上去所以我就只好待在家裡,偶然聽見了伯父伯母說的話,他們說『我們優賢從小到大都沒有像別人家的孩子那樣跟父母說著我愛你我愛你,別人家的小孩可是說不膩而自家的優賢卻打死都不肯說』那時我才明白你很認真。」金聖圭吸了一口氣「一切可以怪我逃避怪我不認真看待你的感情,自己體弱多病常跑醫院沒什麼朋友,那時只是很想要珍惜你這個弟弟,聽到伯父伯母這麼說你,對於這麼認真對待我的你我真的很後悔那時沒有努力爬起來跟你說我也是。」

 

「優賢啊,對不起讓你等這麼久,你別哭、還有生日快樂、還有我愛你。」

「我也是。」

《 Body&Soul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