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916_141224912716105_15029538_n.jpg

 

Gloominess / C -

 

 

── 研究室

 

方容國是一個發明機器人的發明家,說發明家有點奇怪,充其量就只能算是個熱愛發明的變態狂,不但熱愛發明也熱愛戰爭,第三次世界大戰就是因他而起。

「容國啊,援軍不夠再多製造些吧。」那是國防部長所打的電話,這場戰爭是因方容國而起相對的援軍方面自然以方容國來援助,可是戰爭打得太猛烈,韓國這方雖然有中國以及俄羅斯的支援面對敵軍的美國打起戰來難免還是有些困難。

「是。」對於軍隊那方的要求方容國倒還是很爽快的答應了。

 

進到中央研究室裡頭的人都埋頭製造機器人好讓它們上戰場,有時候還有些實習生在認真的聽老鳥演講,方容國總是心想『如果是我,早就不幹了。』方容國面對那種老師在講台或在自己面前嘰嘰喳喳像麻雀般的演講就感到煩躁,唯獨歷史,對於戰爭感到非常有興趣甚至熱愛的方容國即使上一堂是多麼無聊的課只要一想到下堂課是歷史心情就會莫名的感到愉快。

方容國走到自己的工作室那裡面有個正在休眠狀態的機器人,它擁有的是與在方才中央研究室不一樣容貌的機器人,如果不是因為它正顯示著它在修眠狀態可能連方容國都會忘記眼前的『他』是一個機器人,那容貌如同女人般的美麗有著走在路上都會讓路人感到自卑的容貌還有那狐狸眼以及白到不行的皮膚,金力燦,那是方容國取的名字。

「力燦啊。」輕輕撫摸著金力燦的臉龐,但事實是,方容國愛上了這機器人。

 

在方容國剛接觸機器人的時候,他第一個打造出的機器人便是金力燦,因為太過完美也想保留下來方容國便將金力燦裝上人工皮膚,並且也將人類所擁有的喜怒哀樂以及其他情緒都輸入進去了,也真正測試過可以操作,可是就在某天過後金力燦突然不能動,並且自動進入到了休眠狀態,就連比方容國更資深的人也都只好搖搖頭說抱歉,所有方法都試過,方容國道至今還是救不回金力燦。

就在四年前,方容國因為受不了金力燦進入休眠狀態,如同心愛的人離開人世般的心痛便喝了爛醉,最後發瘋將一封訊息傳給青瓦台,告訴他們第三次世界大戰該由韓國先行發起,援軍部分不必擔心全權由自己負責。在青瓦台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決定發起第三次世界大戰,而在那之前也去參觀過方容國的研究室,裡頭滿滿的都是成功的機器人,走到中央研究室又是另一種衝擊,裡頭的人而就像是工蜂般的拚命研究以及打造機器人,方容國稱他的研究室為蜂巢。

在那之後第三次世界大戰才算正式開戰。

 

但那些人提議想要進去方容國的個人研究室時被方容國回絕了,原因是因為需要給他隱私,那些政府官員或許還算是有些人性吧,也就這麼打消想進去的念頭。參觀完,便是下決定的時候。

 

「我要殺死你全家。」方容國原本還哀傷的看著正在休眠狀態的金力燦,沒想到就這麼一瞬間的金力燦從躺椅上跳了起來。

「我是容國啊,力燦」

金力燦第一個被輸入的名字便是方容國,第一個會寫的名字也是方容國。

對金力燦來說,方容國就如同對於自己最重要的東西一般的密不可分,可是對於一個機器人來說密不可分的東西是什麼,它們雖然是被創造出來的,有些有靈魂有些則沒有,對於金力燦這種機器人來說,只要將它灌輸人類所擁有的東西勉強來說,就算是有著靈魂吧。

 

「容國,是誰?」衝擊性的問題,方容國幾年來的堅強瞬間瓦解。

此時此刻的金力燦只光有著軀殼以及方容國所賜與的情緒以及勉強來說還算說得過去的靈魂,方容國將金力燦灌輸的記憶全都消失不見還有就連寫字怎麼寫都不知道。

金力燦休眠前被派去戰場上試驗了一下,可是青瓦台那方的人發現金力燦並沒有被灌輸具有攻擊性的本能所以被遣送回研究室,在金力燦被偷去試驗的那幾天方容國剛好去首爾那邊辦點事情所以離開研究室,就連金力燦是被偷走去戰場試驗然後被遣送回來的也不知道。當然,其他的研究人員也不知情,方容國只知道在他回來的時候金力燦已經躺在躺椅上進入休眠狀態了。

 

「你怎麼了?」方容國的眼神不再像方才那樣的溫和,轉為兇猛。

「我記得我還在戰場上的啊……」金力燦沒有看過方容國這樣的表情,難免有些害怕,畢竟對現在的金力燦而言,方容國就只是個剛醒來第一次見到面的人。

「他們把你送去戰場?」方容國只看了金力燦一眼便出了個人研究室,到研究室外開了輛車就離開。

 

── 青瓦台

 

「你們偷了我的機器人?」方容國憤怒的拍著桌子。

「不都是你自願給的嗎?什麼時後偷了?」其中一個政府官員疑惑的看著方容國。

「一個有人工皮膚的機器人。」

 

所有官員怔住「我、我們……

「現在我只要按下一個鍵韓國就會戰敗。」

 

在對方還未說完話方容國就已按下按鈕,過沒多久傳來的是戰場上的士兵發出慌張並且報告所有機器人都瞬間自爆的消息。

「這是你們應得的。」留下這句話,方容國離開。

 

── 研究室

 

「容國。」一進到研究室迎接的是所有研究人員錯愕的表情,以及站在方容國正前方的金力燦。

「不是不記得我嗎?」

「你按下自爆鈕的時候我想起來了,而且我好像不再是機器人了。」金力燦摸摸自己的身體「就像人類一樣有靈魂的感覺。」方容國疑惑的看著金力燦,手也不知不覺得伸出去觸摸金力燦的身體。

 

「我想跟你說,我們在一起吧。」微笑。

《 Gloominess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