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在十五歲懵懵懂懂的年紀不適合談戀愛;在二十歲青春年華的年紀卻要好好打拼不能談戀愛;在三十歲準備過著下半輩子的年紀,卻因要讓自己的下半輩子好過些繼續打拼也不適合談戀愛。

那麼什麼時候才能談一場戀愛?

不奢求轟轟烈烈,即使是像老夫老妻般的穩定也很好;不奢求又高又帥,即使長相普普通通只要相愛也很好;不奢求榮華富貴,即使是一般小職員工作穩定就夠了。

還有,不奢求你回來。

 

/

自從和方容國分手以後金力燦也跟不少人談過幾次戀愛,但他總是找不到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也多次的拿自己的戀人和當初的方容國來比較。他現在過得如何金力燦一點也不想知道,一直以來都在口是心非。

金力燦不知道的是,在他心裡最深處那個名叫方容國的男人已經無法抹去,也無法用再多的男女來取代他的位置。

 

「金力燦,我們分手好不好?」

那時候金力燦哭了「你想分就分幹嘛問我」方容國就連最後也很溫柔的幫金力燦抹去眼淚後才轉身離開。

 

金力燦覺得方容國很累,他愛自己愛得很累所以如果放手會是最好的。但他忘記,方容國為了什麼離開。只是一昧的哭、一昧的想著分手兩字、一昧的覺得方容國討厭自己、一昧的討厭方容國,但是越討厭就越愛。

 

金力燦淋著雨走到以前他和方容國相聚的公園,坐在鞦韆上雙腳有意無意的觸碰著地表。

「已經是第幾次分手了」金力燦哭了,之前分手都是若有若無的痛著。

 

打在身上雨水突然消失,金力燦抬頭只是盯著眼前的人「為什麼淋著雨然後又哭了呢?」

金力燦底下頭悶悶的說「關你什麼事?你是我的誰?」

「對不起。」金力燦瞳孔放大好幾倍,方容國不是那種會輕易說對不起的人。

 

「你幹嘛說對不起。」

「因為我沒有跟你說明白,沒有讓你擁有知道的權利」金力燦明白了方容國當初離開的原因,點點頭意是他瞭解了也代表著他原諒方容國,那是他們之間的默契。

 

方容國蹲在金力燦面前「力燦我們回家嗎?」

「回家。」

 

/

方容國最初接到報告就像是被判了死刑般的悽慘,原先方容國的身體狀況本來就不能吸煙,雖然在那之後已經完全戒掉了但還是無計可施。

醫生建議方容國出國治療,畢竟發現的早也不會是什麼絕症,方容國猶豫兩三天還是決定出國治療,但是治療的時間比原先預期的時間還要來得長許多,這麼一待就是五年以上的時間。

方容國向主治醫師要求提前回國,但要準時服藥以及復診還要透過視訊回報身體狀況,直到完全恢復後才中斷聯絡。方容國在還沒完全恢復時沒辦法出門感染到髒空氣,所以拜託了鄭大賢幫忙找金力燦以及收集他近年來的所以狀況。

但就在方容國可以出門後的一個月,方容國無意間走到公園就這麼看見金力燦坐在鞦韆那淋著雨哭著。

 

一切,就像小說般的湊巧。

方容國事後也沒有跟金力燦解釋他為什麼離開,金力燦秉持著若你不想說那我便不問,但事實上方容國不是不想說而是他在等金力燦開口問他。

 

/

「力燦,你怪我嗎?」方容國輕輕摸著金力燦的頭髮。

「是討厭。」金力燦將原本在看電視的目光放到方容國身上「討厭你為什麼不守信用。」方容國沒有說話只是觸碰金力燦的唇,很輕就像蜻蜓點水般的溫柔。

 

金力燦微笑「容國我們結婚好不好?」

「嗯,都聽你的。」

《 相互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