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自製圖

 

 

【上】


擁有無限的生命、無限的愛情、無限的你。

 

/

『去找一個愛你的人,願意跟你一起擁有永生的人。』這是金聖圭成年時收到的一句話,那時他有好多問題想問,長者卻不允許他發問。

 

在以前吸血鬼總是扮演著具有超高智慧還有異於常人的體能以及自癒能力。因為對方是長者,即使在現代也不允許任何血族向任何人發問,必須自立自強。金聖圭慶幸自己的腦袋好使,也容易收到長者的喜愛,才沒在血族發生什麼事。

在血族裡有個規定,凡是在成年時都要去另一個時空的人類世界生活,也會收到同樣的一句話。

 

「女皇。」金聖圭半跪在紅地毯上。

「聖圭要去人族那了吧?」

「是,這段期間受女皇照顧了。」

 

「你的意願呢?」金聖圭歪頭表示不解「我遲遲沒有告訴你,跟在女皇身邊的人擁有選擇是否前往人族的權利,即使選擇前往,若是後悔了也可再次回來。」

「感謝女皇所賦予的權利,若是一直待在血族沒辦法增強我的力量來幫助女皇,我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增廣視野。」

「有這種野心很好,無論你何時回來我都會找到你適合擔任的位置。」金聖圭沒說話,只是點了頭就出去。

 

/

「要走了嗎?」金聖圭看見來人露出微笑。

「明洙啊」

「哥你明明可以不用去的,為什麼跟女皇說你要去?」

 

「你知道血族的歷史嗎?和學校教的截然不同的歷史。」

「不就是,我們原先是感染者而不是怪物嗎?」

 

「不,差得遠了。血族真正的歷史是只有皇室的人才知道的,我們最初和人族一直有衝突存在,我們兩族的鬥爭也一直造成時空的混亂,最後提出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合約並且簽定。那個合約的期限便是永生,從那之後便一直維持到現在這種局面。」

 

「那為什麼血族還需要去人族那?」

「因為從那之後,血族一直處於封閉狀態。不與任何時空的異族進行交易,自力更生。但在某一年我們漸漸發現一直處於封閉狀態的我們已經落後異族太多太多。」

 

「所以才需要去人族那嗎?但為什麼偏偏是人族?」

「是,因為有些異族重視與大自然的相處,所以一直以大自然方式為生,但人類卻越來越先進,我們去那是為了學習新的東西。」

 

「你要小心點。」

「知道了,你自己在這裡也要注意女皇的吩咐。」

 

/

金聖圭站在時空之門前遲遲不向前,好聽的聲音從他身後傳出「不走嗎?」

轉過身「女皇,不是不走而是在告別。」

 

女皇欠身「感謝你如此喜愛血族。」

金聖圭輕輕地抱住女皇「這一走有可能就不回來了。」

 

 

【下】


金聖圭到了人族不用一年就已經在人族中佔有一席之地,因為先前在血族就有聽說過人族的生活狀況,所以拜託血族的外交官幫他流通一些貨幣,為自己往後前往人族的日子好過些。

 

他在一條街的巷底開了一間咖啡店,因為是在巷底金聖圭想說生意應該也不會好到哪去,但店內的客流量卻比開在大街上的咖啡店還要多更多。

店內沒有太多的裝飾,風格是以歐洲血族來佈置,有些裝飾品則是金聖圭在血族所喜愛的珍藏品,而店名就是以血族最具為著名也最重要的『血』來命名。也許是因為店名以及店內的裝飾太過特別,店位置又在偏僻的地方,客人覺得不錯都會再來光顧。

因為客流量已經超過金聖圭所可以負荷的範圍,他也開始招人。

 

/

「對不起,已經打烊了。」金聖圭收著東西遲遲沒抬頭。

「我是來應徵的」抬頭看著來人「我叫南優賢。」

 

南優賢,金聖圭初到人族時一直都是這個男人在照顧金聖圭,年紀雖然比金聖圭小但卻是那種很值得讓人依賴的人。

他們相識之後相愛,在經過分離而現在卻又再次相見。

 

「回來幹嘛?」金聖圭的口氣不冷不熱。

「圭哥不想我嗎?」

「你去哪了,為什麼離開……」金聖圭再次低頭「這些問題我都毫不關心。」

 

「我只想問你,你還愛我嗎?」金聖圭放下手邊的工作抬頭看著南優賢,走出吧台站在南優賢面前。

「哥你是吸血鬼吧?」他冷著臉不答「我是人類。」

 

「我不會吸食你的血。」看著南優賢的臉,金聖圭開始歇斯底里「你和我在一起那麼久我有哪次碰到你了?我那麼愛你結果你卻離我而去,就因為發現我是吸血鬼嗎?好啊,既然你嫌棄我是吸血鬼為什麼不說出來?我整天胡思亂想,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以為我傷害了你什麼。結果換回的是一句『哥你是吸血鬼吧?』我先前做的一點意義也沒有。」

「我不是嫌棄你,我只是在想,你不難受嗎?」南優賢將自己的脖子放在金聖圭的嘴巴前。

 

「難受了又如何?我不想因為食物的問題而傷害你。」

「咬我啊,圭哥。」南優賢的話的確非常有誘惑力,但金聖圭想起長者的話『切記,無論如何都不能吸食人族的血』

「咬你的話,我能得到什麼好處?」金聖圭後退一步,讓自己離開南優賢的脖子。

 

「那你想要得到什麼?」

「什麼都不要,我也不會咬你,只要你滾出我的世界。」

 

/

從那天後南優賢就一直到『血』報到,一待就是一整天。

 

「夠了沒?」

「圭哥我沒有別的意思啊……只是不想讓你難受。」

 

「突然的消失之後又突然的出現,出現之後就說有關我是血族的事情,你夠了沒?」

「如果你要我離開,離開就是了。」

 

南優賢離開之後金聖圭並不是一直待在『血』有時候會回去血族那找金明洙和女皇。事實上兩邊跑金聖圭不是不累,而是他沒有辦法選擇一個地方定居,若是回去血族總覺得自己再也沒辦法再看見南優賢,好像還有那麼一點不捨;若是一直待在人族,覺得自己畢竟還是血族,就這麼定居也會覺得格格不入。

南優賢不是有什麼意圖,當初他離開金聖圭是因為發生一場車禍,而那場車禍有一半的原因是來自於金聖圭。金聖圭一直有寫日記的習慣,來到人族也沒將這習慣改掉,南優賢那天剛好在打掃房間,無意間發現金聖圭寫的日記,好奇心作祟就看了幾眼。

裡面把血族就是吸血鬼以及時空還有人族、異族的事情全寫進去了。南優賢不是害怕金聖圭會吸食他的血抑或著會對他做出什麼事情,而是他怕金聖圭一時失控會傷害人類,想要好好聽金聖圭說說有關血族的一切。

 

但他沒想到,會出了這場車禍。而這場車禍卻讓金聖圭誤會他。

 

/

「但我慶幸我自己沒失憶。」

「沒有你,有永生也沒意義」

 

 

【尾聲】


南優賢離開金聖圭以後每天都把自己關在房裡,不吃不喝只是哭著。

 

「優賢你別哭了……

「東雨哥我要怎麼辦,圭哥誤會我啊……」張東雨和南優賢是在醫院

「跟他說說吧,哭有什麼用?」

南優賢不知道的是,金聖圭有個方法可以解除永生,長者在金聖圭成年時所賦予的那句話是任務也是唯一可以解除血族永生的方式。

 

/

「去找一個愛你的人,願意跟你一起擁有永生的人。」金聖圭坐在咖啡店裡面反覆念著這句話。

若是那個願意跟自己一起擁有永生的人不是南優賢,那麼還會幸福嗎?以南優賢的智商來說,並不是那種會讓自己陷入危險,而是會用盡所能來拯救自己脫離困境。

他那天會那麼問,或許真的是怕自己難受所以才那麼說的,也或者是因為那麼久的時間剛開始就提出這件事一時不知從何說起。

 

「真傻,如果愛他就該好好聽他說啊……

 

金聖圭用自己的能力找到了南優賢當年離開的原因,也找到了他現在身在何處「我找南優賢。」
「你是聖圭哥吧?」

「是,我可以見他嗎?」張東雨沒有再多說只是把金聖圭帶到南優賢的房門口。

 

「他一直在哭,不吃不喝也沒出來過。他身體才剛好禁不起他這樣摧殘的」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從他說要離開你的那時候開始。」

 

金聖圭打開門進到房間「優賢……

「圭哥。」南優賢看到金聖圭,好不容易停止的眼淚又肆無忌憚地滑落。

「對不起,我不該不給你解釋的機會,你還回來嗎?」南優賢只是點點頭,說不出話來。

 

/

最終,南優賢選擇了和金聖圭一起共度永生而不是解除金聖圭的永生。

 

「找一個愛我的人,願意跟我一起擁有永生的人。」

「這是什麼?」

「我成年時得到的一句話。」

《 永生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