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KT5vqU8AAw47L.jpg

 

從小被丟棄的他,再次獲救的時候,彷彿在黑暗中找到一道求生的光。

 

/

若一個人不曾提起他的過往,那是否真的很不可理喻。

無父無母的他,第一次被領養走時沒有一絲歡樂或幸福的感覺,在孤兒院看過太多的人久而久之就能看出一個人背後的家庭,當然,有這樣能力的也只有朴珍榮而已。

 

或許在他人看來朴珍榮只是比較具有觀察力而已,事實證明是真的很會察言觀色。但是當他看到自己最喜歡的哥哥被他的親生父母欺負時卻無法克制自己忍耐憤怒保持平常的一號的表情。

 

「我沒事呢,珍榮。」嘴巴上說著沒事,事實上朴珍榮明白他只是為了不讓自己擔心而已,畢竟在他心中他是身為朴珍榮的哥哥。

「只會說沒事,全世界都知道你有事」

 

「珍榮,哪天我一定要逃離這個家」他真摯的看著朴珍榮的眼睛說,也許是看到朴珍榮眼睛裡的那閃過的一絲失望「以前是這麼想的,但是有了珍榮的那天起就加上珍榮了呢。」

 

那個瞬間朴珍榮被感動了。

 

在朴珍榮到新家的那天開始,當然也就是林在範遇到朴珍榮的第一天,林在範就開始好奇這個永遠只有一號表情的新家人哪天會不會露出笑容或者被一個舉動又或者是一句話給打動。

 

「在範,以後他就是你弟弟了」女人手放在朴珍榮肩上眼睛看著林在範介紹身旁的人。

「我叫林在範。」微笑,希望給他一個好印象。

 

「朴珍榮。」他的自我介紹非常簡潔,似乎不太愛說話。

 

林在範不會忘記他見到朴珍榮的第一天,那女人手下的男孩太過純淨和林在範眼中的女人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對比。

他甚至替朴珍榮感到可惜以及嘆息。

 

/

朴珍榮等了林在範一個禮拜了,那是林在範去外地以後的第一個週末,他滿懷期待的等著那個疼他的哥哥回來。

 

星期五的晚上踏著開心的腳步走回家,即使從他被領養回來的那天開始就不喜歡這個家,所有的喜怒哀樂都因林在範而牽動。

朴珍榮喜歡林在範,這幾乎是眾所皆知的事情了,但朴珍榮似乎還沒發覺自己對於林在範的感情。

 

星期五的晚上回到家,林在範還沒回來;吃完晚餐,林在範還沒回來;洗澡完回到房間呆坐在床上,林在範一樣還沒回來。朴珍榮坐在床上拿著手機等著林在範,甚至到了睡覺前還是沒等到林在範的人。

朴珍榮沒生氣,異常的沒生氣。

 

朴珍榮躺在床上,明明上了一天的課卻仍然沒有入睡的想法。睜開著眼,恢復到第一次看見林在範那天的一號表情,沒有生氣也沒有悲傷。

 

「你說謊。」

朴珍榮有寫日記的習慣,星期五的晚上只寫了這麼一句話。

 

林在範坐在已經沒有人的車站門口,原先滿懷期待的回去看看自己最疼愛的弟弟卻因為工作太多忘了末班車的時間而被鎖在車站外。

手機也沒電了,沒辦法與朴珍榮說明現在的處境,林在範雖然著急卻也只能待在車站等明天一大早的第一班車。

 

/

「對不起啊,我的珍榮」不小心瞥見朴珍榮忘記闔上的日記本,當然也看到了朴珍榮所寫下的那句話。

 

林在範一臉倦容的坐在床邊看著朴珍榮的睡顏,僅僅離開一個禮拜卻對於正在熟睡的男孩如此想念以及著迷,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對他有了好感、照顧他、保護他,甚至想昭告天下他朴珍榮是林在範的人。

 

這樣的話,是不是愛情?

林在範問過自己很多次了,怕自己會因為對於弟弟的關心而認為成是愛情,同時也害怕若是自己突然告白傷害到了朴珍榮又該如何。

 

「你說謊」朴珍榮不想傷害林在範,但一見到面還是本能地想表達自己的不悅。

「對不起啊,珍榮」他知道現在不管說再多,朴珍榮也不想聽進去,那不如就給他一個道歉。

 

「我要知道原因」

「埋頭工作忘了時間」

 

林在範不會告訴他,自己在車站等了一個晚上的事實。但是林在範不會知道,其實朴珍榮知道他一定在車站等了一個晚上甚至在車上時也不懂得休息,不然現在他不會一臉疲憊出現在自己面前。

 

「洗澡了嗎?」他搖頭。

「去洗澡吧。」他點頭。

 

「出來之後去客廳,我去煮早餐」愣了一下,點頭。

幾個月前還只是跟在自己身邊胡鬧著要自己不要離開,要去哪就帶著自己去的小毛頭,開始慢慢的又不再說話,到了離開的前一天只說了「一定要記得回來帶我走」後連說聲離別都沒有就轉頭離開了。

一個禮拜的時間,朴珍榮已經可以自立自足了。

 

林在範知道有這樣的結果很好,至少自己可以不用擔心朴珍榮一個人會不會不安全。但會不會哪天他會在不需要自己了,而離開自己呢?

 

出來後林在範的臉色沒有好看到哪去「珍榮,你想我嗎?」

「說什麼呢,快吃飯。」

「我要聽到你的問答才吃。」

他也沒有給林在範好臉色看「不想你我用得著生氣嗎?」

 

「珍榮,你變好多你知道嗎?」林在範明白朴珍榮最討厭別人指著他的鼻子說這種話,當然換作是別人,在當事人面前指責當事人想必誰都不會好受,但朴珍榮最討厭。

朴珍榮沒生氣,也沒瞪林在範「還不是因為你。」

 

那天朴珍榮連早飯都沒吃就出門了。

 

/

朴珍榮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長多久,只感覺到自己有種就快餓死的感覺,急著出門連錢包都忘了拿就跑出來了。

朴珍榮坐在沙灘上很久很久,他至今對於當時那些事情都還歷歷在目,之前的女人已經離去了,欺負林在範的男人也早就跑了,那間房子他們變賣之後又去買了現在這房子。但在房子才剛買下沒多久林在範卻說要去大城市工作,在那邊能夠立足之後再帶朴珍榮過去,林在範知道朴珍榮一定會鬧脾氣,畢竟他曾經說過一定會帶朴珍榮離開。

那,朴珍榮現在鬧個脾氣也不為過。

 

「在哪?不回來嗎?」朴珍榮沒有回答林在範的問題直接掛斷電話順便關機,但林在範聽到了海水的聲音,他知道朴珍榮在哪,是他們最常去的地方。

「你生氣了?你不跟我說你氣什麼我們不能和好啊,珍榮」朴珍榮抬頭看了林在範一眼

「林在範,你真的知道你對我來說是什麼嗎?」

「我不知道。」

 

「大白痴,超級大白痴。」不知什麼時候被海風弄紅的眼睛落下了幾滴淚「不只是哥哥的喜歡你知道嗎?明明說好帶我走的,可是你卻自己先走;明明說好昨天要回來的,可是你今天早上才回來。你這個壞哥哥,你一直都在說謊」

 

林在範忘了,朴珍榮是多麼守信用的人。

若和他相約好卻食言了,他會等,等到自己失望之後再來哭訴你的不忠,他會把自己所受到的委屈都自己承擔再一次傾瀉而出。

 

「對不起,我們明天就一起走」他們在海邊待到清晨,看見帶給人希望的曙光。

 

/

「在範哥,你是我人生中的曙光。」

《 曙光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