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80115_122215.jpg

 

結束回歸的第一個舞台,孫軒宇接過工作人員拿過來的毛巾擦頭髮,眼神直盯著站在舞台旁,不知已經按下幾個快門鍵的,孫姓飼養人的小狗––李玟赫。

還記得上次回歸活動拍攝某個影片時,向工作人員反駁自己人生沒有生氣兩字的孫姓飼養人,此時正處於連本人都不清楚的憤怒當中。腦海裡跑過了十萬個不帶髒字,但教訓小狗卻很有用的訓話內容,後面還帶著粉絲才會出現的內心戲內容。

例如,現在的天氣都還沒變熱你怎麼拍都好看所以快給我隨便拍拍進待機室換衣服好嗎寶貝。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隊長大人是rap擔當呢。

 

也許是孫軒宇的眼神太過灼熱,李玟赫終於放下手機朝對方走去,雙手環繞住他的脖子帶著撒嬌的語氣,故意的在孫軒宇頸邊開口「哥怎麼了?」

孫軒宇低頭看了對方現在的樣子,突然的就想到自己老是被叫熊挺好的,偶爾獸性大發也不意外。他閉上眼回憶經紀人早上說的每句話,迅速的捕捉到結束預錄舞台後沒行程,當機立斷的抓著李玟赫往電視臺最偏僻的廁所走去。

他將李玟赫甩進廁所隔間時,對方一臉快哭的樣子盯著孫軒宇直後退,最後跌坐在馬桶上,當他正視李玟赫的眼睛時,才想起自己都做了什麼。

孫軒宇小心翼翼的拉起李玟赫的手,在手腕上多次輕吻,抬起頭看著對方「對不起,嚇到你了吧。」

「哥你到底怎麼了?一路上喊你都不回我」李玟赫的眼眶泛紅,說話的時候已經帶著鼻音,臉上的水珠不知是從頭髮上滴下來的,還是眼淚。

「我⋯我想做⋯⋯」李玟赫看著孫軒宇講完便紅著臉低下頭的樣子,慢了半拍才意識到對方說了什麼,自己也害羞的嗯了一聲。

他看到孫軒宇突然站起身,毫不猶豫的要將他身上的衣服扒光,急著用手擋著「慢點!」李玟赫今天真的無法理解平時做愛都很溫柔的人,怎麼就突然著急到這種地步。

想起李玟赫剛才被嚇著的那副模樣,又輕輕的在眼睛上落下一吻,乖乖的道歉才開始向他的頸部吻去。

 

孫軒宇不輕不重的在能被衣服遮住的地方落下記號,緩慢的解開襯衫的扣子,本想繼續用唇舌探索李玟赫的敏感點,對方突然將他拉過來「吻我。」

孫軒宇對著他笑的溫柔,隨後吻了上去,還不忘用手玩弄著紅櫻。

李玟赫的呼吸因為孫軒宇的挑弄變重,氣息也逐漸灼熱,察覺到對方的異樣,孫軒宇脫下他的褲子開始幫他擴張。春節假期的時候,他們都匆忙回了老家與家人團聚幾天後,便馬不停蹄的準備回歸,強烈的舞蹈讓他們結束練習後只想休息。

李玟赫真的忘了,他已經很久沒有和孫軒宇做愛了。即使剛才在走廊上著急成那樣的他,還是記得要做好擴張的動作,想到這點,李玟赫不由自主的紅了臉,害羞的用手臂遮住自己。

孫軒宇將身體靠過去,用嘴咬住李玟赫的手指拉離開他的臉龐「我想看著你,不要擋著。」

看著對方的表情,孫軒宇知道已經差不多了,他將李玟赫從馬桶上抱起來,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李玟赫支支吾吾的別過頭小聲的問「為什麼要換這樣⋯」

「後面的瓷磚不是很冰嘛」孫軒宇解開褲頭,緩慢的進入李玟赫的體內。

孫軒宇的手指和提槍上陣的時候,實在是無法相提並論,對方再怎麼忍著慾望給自己擴張,真正進來的當下多少還是會疼,李玟赫緊閉雙眼皺著眉,咬著下唇不斷的換氣讓自己能夠緩緩。孫軒宇輕輕的讓李玟赫鬆開牙齒,阻止他把嘴唇咬流血,溫柔的親吻他順便轉移注意力。

等自己稍微適應後,李玟赫想到這男人怎麼能在這種饑渴的時候,都能顧慮到自己會不會覺得瓷磚很冰,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說了,但李玟赫實在很慶幸這男人是自己的。

「好的話,要自己動嗎?」孫軒宇的聲音將李玟赫神遊的精神拉了回來,他盯著孫軒宇幾秒,隨後害羞的點頭。

李玟赫的手撐在孫軒宇的胸膛,挺著腰開始抽插,孫軒宇本來想好好欣賞李玟赫這個樣子的,廁所外卻出現團員們的聲音,他一手環著李玟赫的腰,身體向前在他耳邊輕聲說「沒辦法等你慢慢來了呢,回家繼續」

聽著成員在外面玩開的聲音,孫軒宇第一次希望自己能早洩,就沒有現在這種困擾了。他盡量抽插更多次而不是和平時一樣頂到最深處,這樣的狀態下李玟赫還能有精神胡思亂想,他看著孫軒宇大汗淋漓的樣子有些心疼,用袖口一小塊乾淨的地方幫他擦去額角的汗水「要不要⋯直接用嘴⋯?」

提出建議的李玟赫小心翼翼的看著孫軒宇的臉色,雖然很短暫,但還是被李玟赫捕捉到對方皺眉的瞬間。其實他不知道為什麼孫軒宇那麼不喜歡他說這種話,也不允許他這麼做,仔細想想對方似乎從來沒有讓自己用嘴巴過。神遊的時候,李玟赫又仔仔細細的將孫軒宇看過一遍,在對方退出他體內釋放出來的瞬間,靠在他耳邊「我真的好喜歡你呀。」

孫軒宇無言以對的看著李玟赫,在結束的時候說出這種話,又想讓他憋成哪樣。他抽出幾張紙巾,清理李玟赫腿間自己造成的東西「會不舒服嗎?要不要我出去沾點水?」

李玟赫搖頭「等下換衣服的時候再擦一次就好,可是衣服會不會留下味道?哥不是很久沒做了嗎?」聽見如此直接的提問,孫軒宇終於在過這麼久後再次紅了臉,他把人抱起來要李玟赫穿起褲子再次確認對方不會感覺不舒服。

孫軒宇確認外面已經聽不到成員的聲音,溫柔的問李玟赫「回去嗎?」對方點頭,牽著孫軒宇的手和他一起走出廁所,到了人多的地方他們才放開手。

 

進到待機室後,申虎碩第一個跑到他們面前「你們是不是又跑去頂樓了,淋成這樣也不先換個衣服再去,想感冒嗎?」孫軒宇笑著回說你好像媽媽啊虎碩,卻引來對方的一陣毒打。

隨後兩人都被推進更衣室催促著換衣,成員們不斷的抱怨馬上要聚餐就等你們回來,中途李玟赫還被逼問是不是覺得回歸壓力大才拉著孫軒宇跑去頂樓的,說著沒事你們想多了,走出更衣室後還被劉基賢壓著脖子要他從實招來。

申虎碩看著跟在李玟赫身後出來的孫軒宇,走到他身邊小聲的在耳邊說「你什麼時候這麼不會忍了」

孫軒宇用同樣的姿勢回覆申虎碩「已經忍過了。」

《 孫姓飼養人與李小狗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