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4700_659189584092923_1162622270_n.jpg

:想不到最好的篇名,所以叫無題。


方容國帶著剛出國帶回來的伴手禮走到一扇門前,他把東西都放下想給裡頭的人一個大大的擁抱。出國了那麼久也終於把先前想要去的國家都玩過了,但自己卻好像忘了一個人在他們的出生地,一路走過來方容國發現將近一年的時間街上的景色變了好多,失去了以前的熟悉感。

 

按下電鈴,算是事先通知他回來了「誰啊?」傳來熟悉的聲音但方容國並不打算回應他,等到門打開又再度被關上,方容國的笑容瞬間沒了。

「方容國你可以永遠都不要回來啊!」似乎是生氣了。

「先讓我進去嘛」厚臉皮程度可是不容小覷的。

裡頭的人沒轍,只好開門側身讓他進來,但方容國沒照著他的意思行動反而打掉他手上的門,抓住他的手腕拉進自己懷裡,不是一個連續劇裡頭會出現的浪漫擁抱而是一個包涵著溫柔、思念以及佔有的霸道。

 

「金力燦,你就不想我嗎?」那是金力燦還在方容國懷裡聽到的第一句話。

 

「不想你我需要生氣嗎?方容國你可不可以別死性不改啊,之前瘋狂作曲我也就算了畢竟你是為了我們而努力,可是現在發生這種事情你把我丟著自己一個人出國你這樣對嗎?」方容國必須承認,他聽到這一串罵自己的話非常開心,這代表金力燦很在乎自己會不會回來這件事。

「對不起,我知道我錯了」金力燦在一秒鐘的時間眨了好幾次眼睛,當然也想把掏耳棒拿出來清潔一下自己的耳朵,確認自己有沒有聽錯剛才方容國的那句話。

不過對方似乎是看穿自己的用意「真心不騙,對不起。」

好吧,因為方容國那真摯的臉,還有他身後不大不小各式各樣的行李,金力燦不得已接受他的道歉後還幫他整理行李,但金力燦不懂的是怎麼整理他的行李到後來變成兩人的行李了?

 

「要回去了,最近。」

金力燦一直很感嘆方容國可以一眼就看穿自己的想法,有時候自己在跟他賭氣的時候他也能馬上就看出來,看出來就算了重點還讓自己沒辦法繼續生氣。

 

「找不到公司嗎?」

「應該算是其中一個原因,公司也有來正式跟我們道歉你們不知道這事是我的主意,原先他們也是想要請我們六個成員到齊一起道歉的,但是被我隨便找理由混過去了」

「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不讓我們知道?」金力燦一直不會說咄咄逼人的話,縱使他很不解方容國的行為也不會說出口。

「有些事情本應就是隊長來承擔以及處理,我們和別的公司接洽想必他們心裡也不好受吧,我看得出來他們很急迫的與我們接洽道歉」方容國不會說肉麻的話,他只會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並且永遠都是以對方為重「我不想讓你們看清這骯髒的世界,你們還小不需要承擔這些事情,我是隊長全都給我承擔就好了。」

 

金力燦背對整理行李的方容國,躺在床上順手拉了棉被把自己包的密不透風,結束話題後一句話也沒說甚至連對看一眼都沒有,方容國停下忙碌的手靜靜的看著金力燦一陣子又開始整理起行李,也順手把金力燦的份一併用好。

方容國坐在床邊看著把自己包的密不透風的人,明明是二哥卻一點哥哥的樣子也沒有,但方容國就是喜歡。

 

「不知道為什麼一回來就好想對你說好多次對不起,可能沒做錯了什麼可能也做錯了什麼,就是對不起。我不想看到你跟我一起去面對,他們太過卑鄙噁心骯髒,我不想拉你和大賢他們一起。所以這些事情由我承擔好不好?」

沒有得到金力燦的回應方容國本想去買個晚餐回來吃,卻在要離開時被抱著無法動彈「你又想去哪裡?」

 

「買晚餐也不給去嗎?」

金力燦抓起身旁的枕頭往那人的頭打下去「不給去。」

「你就沒有想要對我說的話嗎?小孩?」

金力燦放棄毆打,一腳踢在屁股上直接把方容國踹下床「誰你小孩。」方容國沒有說話又再次靜靜的看著坐在床上的金力燦「換我跟你說對不起嘛,我沒有考慮到你的用意」

方容國毫無猶豫的抓住金力燦後腦就吻下去「我說過,我不要從你口中對我說出任何一句抱歉的話即使是你做錯了。我們是團員,同時你也是我最愛的人。」

 

奇怪的是,金力燦開始喜歡方容國只行動不說話的個性了。

《 無題 》玩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