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KT5vqU8AAw47L.jpg

 

28:治不好的失眠 / 伉儷

 

段宜恩突然想起高中那些熱血故事,四個人總是形影不離的日子。眼前這個男人明明是很愛護自己的身體的人,現在卻成了他們之中虛弱的人。

 

「在範,你最近還好嗎?」

王嘉爾順著段宜恩的目光看向林在範,低聲的說「一定很不好吧。」

林在範勉強的勾起嘴角,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好一點,卻顯得更憔悴「不好。」

 

朴珍榮去世後,段宜恩和王嘉爾選擇搬出他們一起住的房子給林在範一些時間讓他能夠走出這件事,也盡可能不去打擾林在範,深怕他看到他們就會想起與朴珍榮在一起的時光。

王嘉爾看著林在範,遲遲無法組成一個完整的句子,段宜恩在他旁邊輕拍他的大腿,要他忍住眼淚。

 

「要不你,試圖忘記珍榮吧。」段宜恩的聲音很小,沒有仔細聽也許會忽略他的聲音,但他們三人之間太過安靜,顯得段宜恩說的話更清晰了。

林在範抬起頭看向段宜恩「怎麼能忘?」

 

林在範短短一句話裡頭卻包含了他對於朴珍榮的感情,他們都不敢忘也捨不得忘,寧願讓自己處於這種痛苦也不願走出。林在範怕,怕他選擇忘記,是不是他們與朴珍榮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就沒有了,是不是他與朴珍榮的愛情就同時煙消雲散。

在段宜恩張開嘴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的時候,林在範對著他們微笑,發自內心的笑「我們去看看珍榮吧」

王嘉爾沒有說過,其實他很喜歡林在範叫朴珍榮的名字,只是簡短的兩個字卻能明確的表達出林在範對於朴珍榮的愛戀,只是輕輕的一聲珍榮,也能讓人感到幸福。

 

林在範熟門熟路的走到朴珍榮的位子,不知道林在範想做什麼的王嘉爾有些緊張的跟在他和段宜恩身後,他看著林在範在朴珍榮墓碑前站定時,他拉了段宜恩的衣服。

「在範哥到底想做什麼?」

聽到王嘉爾的話,段宜恩轉過去看林在範「我也不知道。」

 

段宜恩站到林在範身旁時,他才開口「他離開後,我每個禮拜都會來看他一次,這樣才能提醒自己,我們過去還有那一段愛情。」

「你們的愛情不會因為這樣就消失。」

「相愛還需要什麼東西來證明嗎?這問題我也想過,但我怕忘了他,我怕只要忘了他,我就什麼也沒了。」林在範拿出在路上買的花束放在墓碑前「發生這件事情後我一直失眠也去看過醫生,我得到最好的結論是,也許珍榮也不希望我忘了他。」

 

王嘉爾著急的大聲告訴林在範「但是珍榮已經離開的這個事實你必須接受」

「就是接受了,才會思考該怎麼做。」

 

後來王嘉爾再也忍不下去,他匆匆的與林在範告別便離開,王嘉爾是明白的,他明白林在範和朴珍榮之間的那種感情以及長久是與他和段宜恩之間是不一樣的。還記得朴珍榮對他說過「愛情本身是單純的,但放在不同的人身上便是截然不同。」他現在確切的體會到朴珍榮那句話的意思了。

他們是朴珍榮的朋友,是與林在範的立場不同的人,他們傷心後接受,唯一能做的不過是讓林在範能夠走出朴珍榮已經離開的事。如果選擇,想必也會接受並且好好的過生活。

 

那天與段宜恩見過面之後,林在範夢見朴珍榮的頻率越來越高了。林在範坐在沙發上突然想起了那段話,段宜恩曾經說過,他說朴珍榮是個在別人面前什麼事都做得很好的人,一個成熟乖巧的人,但是在林在範面前他總是會露出他最單純的那一面。

撐起更加虛弱的身體緩慢的走向臥室,林在範靠在門框上使勁地揉自己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朴珍榮乖巧的躺在床的一邊,旁邊的矮櫃上還放著一杯熱牛奶,就和以前朴珍榮等林在範回家時,一模一樣。才剛伸出手想去觸碰,床上的朴珍榮便煙消雲散,林在範無力的嘲笑自己,不能因為最近常夢見朴珍榮就以為他還在。

 

那天林在範難得睡得很沉,卻還是夢見了朴珍榮。

他夢見朴珍榮開心的在自己面前跑跳,林在範叮嚀了他一聲「珍榮啊,在馬路旁不要這樣玩」

「在範哥不開心嗎?」

「我也開、」林在範常會想,如果早點伸出手抓住朴珍榮是不是就不會這樣了「心,朴珍榮!」

 

林在範緩慢的睜開眼,無神的盯著天花板,再次閉上眼試圖讓自己入睡。夢的內容又從第一次見到朴珍榮的時候開始,那時的他們都還很青澀,同桌的他們認識了住宿生段宜恩和王嘉爾,四個人開始玩在一起不管什麼事都在一起。

到了這裡,天就亮了。

 

林在範已經習慣這種生活了,只要再次夢見朴珍榮出事的那天接下來就會從他們相識那時候開始,林在範抓了抓凌亂的頭髮「我真的能從你的世界走出來嗎?珍榮。」

林在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他似乎能看到以前的自己,那是如此陽光讓人喜愛的樣子。現在連勾起嘴角想給王嘉爾一個勉強的笑容都有些吃力,他努力的擠出像以前一樣的笑容,但因擠壓而掉落的眼淚毫不留情的落下。

 

「果然還是必須這樣與你在夢中相見對吧。」

《 治不好的失眠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