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I7TrHYgDx6.jpg

 

20:在身上紋對方的名字 / 90

 

推開眼前有質感卻老舊的木門,從鄭大賢某次無意的接觸紋身並紋身的時候開始,方容國就再也沒有去過其他地方。

 

「是容國哥呢,又想力燦哥了?」

方容國看著鄭大賢溫柔的微笑,他說的沒錯。一輩子裡總有那種時間,會特別的想念一個人會特別的情緒化並且什麼事都不想做,每當那時候方容國都會來找鄭大賢。

「今天是來紋身的。」方容國將口袋裡的圖樣遞給鄭大賢。

鄭大賢接過紙,仔細地研究圖樣的一筆一畫,突然想起那個只是用名字縮寫額外加上圖騰的圖樣,跟那個人給他看過的一模一樣「這是力燦哥的作品吧?」方容國點頭不語。

 

金力燦是一個設計師,需要設計的東西他都做,不論是室內設計還是服裝設計或是圖標設計他都接。他總是嫌棄方容國身上的那些不怎麼好看,卻對方容國來說很有意義的紋身,不過金力燦倒是很喜歡睡前趴在方容國的胸膛比劃著他身上的紋身。

在方容國不知第幾次帶著自己新紋身回家時,金力燦拿下工作時才戴上的眼鏡盯著方容國「我下次幫你設計紋身圖樣好了,要收費。」

「哪門子的設計師這樣強迫客人的。」

金力燦走到方容國面前,雙手環住他的脖子「反正我要的酬勞你也不吃虧」方容國露出好看的笑容,溫柔的親吻金力燦。

 

那是在某年的夏天,他們都剛好結束了年末及年初最繁忙的工作,金力燦提議一起去海邊玩水。有段時間沒和鄭大賢見面,也因上次見面時是冬天,所以鄭大賢右手腕上的紋身他們並沒有察覺到。

金力燦抓住鄭大賢的右手「你什麼時候去紋身的?」

鄭大賢不得不承認,平常看起來無憂無慮,總是掛著笑容對弟弟溫柔的金力燦生氣起來真的很可怕,他縱容方容國是因為他相信方容國會好好的克制,但他不希望看到弟弟們傷害自己身體。

「力燦哥,你先別生氣。」鄭大賢小心翼翼的想掙脫金力燦抓著他的手,沒想到對方的力量大到沒辦法掙脫「去年冬天我們見面之前就紋了,我去容國哥常去的那間店紋的,器具很乾淨不會感染」

方容國拿著飲料緩慢的走過來,在金力燦的肩上輕拍幾下讓他別這麼生氣,看到金力燦將抓住鄭大賢的手放開後才將飲料遞給他「這陣子大賢還學了紋身,我以後就給他紋了。」金力燦瞪了方容國一眼,便默默的回去烤肉。

 

方容國微笑的看著金力燦的背影,對著鄭大賢說「他只是不喜歡你們傷害身體。」

「那為什麼他卻不反對容國哥你?」

「他說過,只是他仍然選擇尊重我。」方容國伸出手在鄭大賢的頭髮上蹂躪了幾下「他現在雖然生氣之後還是會尊重你的」

 

方容國繞過鄭大賢坐到了椅子上,伸出自己的右手等待鄭大賢的準備。鄭大賢記得那個圖樣,那是金力燦沒日沒夜設計的圖樣,他想,也許金力燦在處理重大的客戶時,也沒比這個簡單的紋身圖樣還來得認真。他突然很想抱著金力燦,向他哭訴他的離去帶給他們多大的痛苦。

他永遠記得金力燦將圖樣的複本交給他時說的話,金力燦那天笑的特別溫柔,將圖樣複本遞給鄭大賢「我希望這會是容國最後一個紋身。」

 

鄭大賢拿起工具認真的工作,在鄭大賢開始工作時,方容國的腦海裡閃過很多畫面,那是他的金力燦,是他這輩子最愛的人。總是在自己身邊,不論是失落的時候還是開心的時候,甚至是做別人都認為是情色的事情,方容國的身邊永遠都是他。

方容國很愛他,他不記得有沒有對彼此說過我愛你,但比起明確的說出口他們的心中更明白,比起我愛你三個字他們更喜歡直接的陪伴。

金力燦,金力燦,全都是金力燦,方容國現在才發現他這十幾年的生活全都有金力燦的陪伴,似乎現在才發覺金力燦在他的心中比他先前所了解的還重要許多,原來,他是比氧氣還更重要的存在。

 

鄭大賢放下手上的工具「好了。」

方容國抬起自己的右手,上頭有些紅腫的樣子讓新紋身又更明顯了一些,左手的拇指放在紋身上面來回撫摸始終沒有開口再和鄭大賢談話。

 

「容國哥,我能拜託你一件事嗎?一定要做到的事。」方容國抬頭看向鄭大賢真摯的表情,輕輕地點頭「讓這個紋身成為你最後一個紋身好嗎?」

也許是沒有想到鄭大賢會這樣跟他說,方容國張開嘴巴卻什麼話也沒有說,最後仍然閉上嘴再次輕輕地點頭。

 

方容國回家的時候沒有坐車,他將手放在外套的口袋裡一路上想了很多鄭大賢那樣跟他說的各種可能,最後仍然是他想過很多次的那個可能。

 

金力燦的,遺言。

 

金力燦離開的時候並沒有留下任何可以解釋他這個舉動的東西或是向某人所留下的訊息,方容國不是沒有怪罪過金力燦這樣無情的離開,但他仍然像當初金力燦尊重他紋身一樣的尊重他做出的決定。

方容國不知不覺走到當時他最常去的地方,他露出金力燦最喜歡的笑容,拉起外套袖子將新紋身展示給他看。

 

「我答應你,這是我最後一個紋身。」

《 在身上紋對方的名字 》完

創作者介紹

我要當個四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